其他相關案例分享
▲蘇狀師談「自承風險」原則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風險承擔(assumption of risk、自承風險)屬於英美侵權法中的一種抗辯,如果被告能夠證明原告自願且明知地承擔了他所處的危險活動中所受的損害之固有的風險,則法律就會限制或減少原告對過失侵權行為人(被告)的追償權(故意侵權沒有適用)。  ...

▲蘇狀師談侵權行為(assumption of risk)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風險承擔(assumption of risk、自承風險)屬於英美侵權法中的一種抗辯,如果被告能夠證明原告自願且明知地承擔了他所處的危險活動中所受的損害之固有的風險,則法律就會限制或減少原告...

▲蘇狀師談「自承風險」原則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風險承擔(assumption of risk、自承風險)屬於英美侵權法中的一種抗辯,如果被告能夠證明原告自願且明知地承擔了他所處的危險活動中所受的損害之固有的風險,則法律就會限制或減少原告對過失侵權行為人(被告)的追償權(故意侵權沒有適用)。  ...

▲蘇狀師談「自承風險」原則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風險承擔(assumption of risk、自承風險)屬於英美侵權法中的一種抗辯,如果被告能夠證明原告自願且明知地承擔了他所處的危險活動中所受的損害之固有的風險,則法律就會限制或減少原告對過失侵權行為人(被告)的追償權(故意侵權沒有適用)。  ...

▲蘇狀師勝訴案例

新北地方法院108年度國字第23號國家賠償事件,本人受原告委任為訴訟代理人向交通部公路總局第一區養護工程處提起國家賠償訴訟;起訴請求新臺幣70萬元,獲判賠555,120元。據統計顯示,國家賠償勝訴率僅1成,本人獲得賠償金7成9之部分勝訴判決,實難能可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