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業法務相關案例分享
▲蘇狀師談娛樂法(著作權法篇)

昨日至公家機關為法律諮詢,有民眾詢問侵害著作權問題,說其重製了某公司的平面廣告,嗣該公司代表人主張其未得授權,提起侵害著作財產權之刑事告訴,之後被檢察官起訴,現要進入法院審理,問該如何答辯? 之前我已經說過很多次,首先,要釐清該平面廣告是否為著作權保護的著作,如果不是著作權保護的著作,就無侵害著作權的問題。再來,被告答辯其係經告訴人之業務經理同意,才會重製該平面廣告為業務上之利用,原則上若該業務經理行為時受告訴人雇用或委任,即推定其獲得告訴人之授權,告訴人不得以其業務經理無取得授權,來對抗被告;亦即不得以其內部關係來對抗外部關係,以保障交易安全。

▲蘇狀師談借屋不還(續)

接續之前所談兄同意其妹住於其屋,但未約定期限,則性質上屬於不定期之使用借貸,兄可依民法第470條規定,以存證信函終止雙方之使用借貸,並命其妹限期搬離其屋。 若妹不同意搬離,兄該如何因應?此時兄可以已終止雙方使用借貸為由,向法院起訴無權占有,同時請求搬離該屋;若有損害,可請求賠償。 兄可否趁妹不在家時,將門鎖置換?兄要換置門鎖,前提須終止雙方之使用借貸關係;一旦使用借貸關係終止,妹對兄之屋無任何使用之泉源;有問題的是?妹的衣物及其他物件置於屋內,對妹取物造成障礙,有無涉及妨害自由問題,在此說的是犯罪問題,答案是沒有。兄換門鎖雖然對妹進屋取物造成障礙,但僅是造成妹之不便,且與刑法第302條之私行拘禁罪之要件不符,妹若要取物,必須聯絡兄,在雙方都有空的時候,經兄同意入內取物,或者由兄先行整理好,交給妹,而不進屋;妹不得隨時造訪兄,而以兄不在家或兄刻意刁難為由,而逕認兄之行為涉犯妨害自由(刑法),事實上也不會構成。

▲蘇狀師談娛樂法(著作權法篇)

各位看官,如果某人隨便拍攝一張照片,另一人拿去做商業利用,就構成侵害攝影著作之重製權(或公開傳輸權)或散布權?不見得;尤其現今科技發達,隨便拿手機拍照片比比皆是,然後上傳至個人facebook或instagram,有些人不小心或是偷懶不自己創作或因其他原因,將之利用,不管獲利與否,該行為即構成侵害著作財產權?答案是未必。侵害著作財產權有這麼容易成立嗎?尤其是刑事責任;以一般人之法感也覺得怪異,似乎係那裏不對勁;沒錯,它一定有個篩漏機制,讓一些不受著作權法保護的著作,把它給分離出來,這樣才符合著作權法這個法律之立法本旨:保護著作人之著作權益,調和社會公共利益,促進國家文化發展。有些著作權法管不著的,可以藉由民法或其他法律來控管,未必是無法可管,無法可管的情形不多;所以,要能處理著作權法的爭議,不僅著作權法要學得很專精,其他法律也要具備一定的基礎,方能應付及解析著作權法的糾紛。

▲蘇狀師談借屋不還

  之前法律諮詢時,有位老先生來求教,說妹妹搬去他家住,現在想請其離開有何方法。 首先,要確認妹妹進入他家住牽涉何法律關係;原則上,妹妹住進老先生的家,老先生未反對,就不會有侵入住宅罪的問題(刑法第306條),接下來要定性他們之間的法律關係。既然老先生同意妹妹住,而這個住可以理解為老先生同意妹妹使用房子作為日常起居之用,除非老先生對某些設施或用品有為特別之意思表示,不讓妹妹使用,否則妹妹原則上都可使用,那這樣代表什麼?此可理解為兩人間存有一使用借貸關係(針對房子而言),若未定期間;則為一不定期之使用借貸 。老先生與妹妹雙方就使用借貸之內容未明確約定,即回到民法之規定。既然是不定期的,依民法第470條規定,貸與人得隨時請求返還借用物;據此,老先生可以存證信函方式,終止使用借貸,並令其妹於一定期限搬離。 若其妹不搬離的話,又該如何救濟?待下回分曉。

▲蘇狀師談娛樂法(著作權法篇)

有人主張:有許多小吃店在店裏擺放或設置電視,供消費者用餐時觀看,因為會增加客源,致收入增加,建議該行為涉及著作財產權而要求收費。會不會因此刺激客源,增加收入,我存疑;如果是在小吃店擺放或架設電視,供客人消費時觀看,打開電視機或者收音機的行為,屬單純開機,不會侵害著作財產權;如果真的是因為小吃店擺放或設置電視,導致客源增多,進而增加收入,我想這也是少數;通常客人不會因小吃店有電視,就會進去用餐,最主要是東西好吃或者是其他原因,電視之擺放或設置只是眾多原因之一;況且,鄉下地區有許多小吃店或麵店,常見到老闆(或老闆娘)背後揹著一個小孩,另一個小孩(國小)在店裏幫忙收拾及清潔碗筷及桌面的情形所在多有,如果還要他們支付授權費,豈不強人所難,不近人情;很多人是為了生計在辛苦過日子,夫妻倆胼手胝足經營麵攤或小吃店,與一些過著衣食無虞的人生活不同。雖然我舉的例子很邊緣,但畢竟還是有;著作權不是什麼都要收費,動不動就會構成侵害著作權的,所以,援引著作權法時都要面面俱到,方才妥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