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販賣毒品犯罪之三大無罪辯護方向整理

一般毒品犯罪嫌疑人會被緝獲,大部分是因為:1.購買者檢舉上游買家、2.在監聽過程中發現、3.警方自己的情資。    因此實務上,據以認定構成毒品犯罪的證據,大多可能會有下列證據: 1.監聽的錄音、 2.搜索扣押時所扣的證據,比如說:夾鏈袋、磅秤、大量的毒品、吸食器等。 3.檢舉者或毒品購買者的供述、 4.共犯之供述 5.犯罪嫌疑人本身之供述。    要爭取無罪判決者,依筆者過往之辦案經驗,可以考慮以下幾個方向:    1.取得證據是否合法?    如警察或檢察官所取得之證據屬於非法取得,不管是非法搜索扣押、或是非法監聽、抑或是違反被告或證人的自由意願所取得之供述證據,有機會請法院排除該證據。    此外,在檢舉者或購買者之指認過程,是否符合法律之要求,亦有影響渠等供述是否得做為證據之可能。    認定犯罪與否,需要仰賴證據,如果經法院認為檢方或警方採證程序不合法,並排除證據者,當事人自有因為欠缺證據,獲判無罪的機會。    2.彈劾檢舉或購買者的供述:    法院實務見解認為檢舉或購買毒品供出上游之供述是否可信?要有其他證據補強供述,不能夠單憑其供述判斷。    因此,在為當事人辯護時,如何審視卷內證據是否充足?以及有那些事實可以削弱敵性證人供述之可信度,這當然是必須與當事人詳加思考與討論之方向。    3.說明錄音的內容:    購買毒品之過程,常會有使用暗號或暗語,究竟上開暗號、暗語是否確實為毒品?如非毒品,是否有合於經驗法則之解釋?此亦有與當事人討論之必要。    以上為筆者辦理毒品案件之部分心得,謹整理如上。    高雄律師 林岡輝律師 109.04.30 *本文章僅為筆者過往案例之心得整理,非針對個案之建議或意見,如有實際案件,應委託律師就具體個案諮詢* *毒品案件如於偵查及審判階段均自白犯罪,得減輕其刑,反之,偵查或審判中未坦承犯行者,無法減刑,故不宜單憑此文決定辯護方向*

部分繼承人偽造分割協議,律師協助爭取權利

緣委任人小美等五姊妹,於某次家族會議時,被其母親小合及弟弟阿明以辦理贈與房地相關事宜,要求其等人提供印章及印鑑證明。孰料小合及阿明原先即欲將父親之遺產,於未經分割協議下,私下進行移轉過戶。其二人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行使偽造之私文書(偽造之分割協議)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意聯絡,委由不知情之代書辦理其父親遺產之過戶事宜…… 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42

當事人被騙,投入鉅額金錢參與投資,最後順利和解

本律師的當事人因誤信被告的話術, 被騙了上百萬的錢參與被告的「投資」, 但實際上這個投資根本是個騙局, 最後經過本律師的努力後,順利與被告達成和解, 被告直接將騙走被害人的錢還給被害人, 讓被害人順利拿回被騙取的錢財,順利解決本件投資詐欺, 取回被騙走的血汗錢。

[民事-監護宣告案-勝訴]-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33

一、案由 相對人罹患失智症,聲請人疑利用相對人失智症意思表達能力不足之狀態,將相對人之財產移轉予自己,經參加人為相對人利益提出刑案之偽造文書告發。而後,聲請人即請求對相對人為監護宣告,參加人恐聲請人濫用監護宣告制度而為不利相對人之決定,進而具狀參加監護宣告。 二、本律師為參加人主張 (一)相對人意思表達能力顯有不足,且其之前診斷證明書亦已診斷為中度失智症,已達監護宣告之程度,縱認無監護宣告之必要,本案之鑑定醫院鑑定報告亦認定相對人意思表達能力已有明顯障礙,仍有輔助宣告之必要。 (二)聲請人疑有將相對人財產過戶予自己之不當行為,如由其擔任監護人或輔助人,將對相對人之財產不利,有害相對人之最佳利益。 (三)參加人為相對人之主要照顧者之一,且參加人與相對人財產並無利害關係,基於相對人最佳利益考量,應由參加人擔任相對人之監護人或輔助人。 三、案件結果 案經台灣桃園地方法院採認本律師上開主張,並為參加人勝訴之裁定。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民事-海砂屋減少價金案-逆轉勝]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69/1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民事-遺產爭訟案-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72/2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3-[民事-確認優先承購權存在案-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73/3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4-[刑事-偽造文書案-不起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74/4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5-[民事-損害賠償案-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75/5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6-[刑事-貪污案-不起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76/6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7-[刑事-妨害名譽案-不起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78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8-[民事-遷讓房屋案-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79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9-[民事-當選無效案-逆轉勝]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80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0-[刑事-偽造文書案-和解撤告]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81/10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1-[刑事-未成年性交案-不起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82/11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2-[民事-請求給付仲介報酬-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83/12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3-[刑事-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獲判緩刑]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84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4-[刑事-幫助詐欺案-不起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89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5-[民事-給付工程款-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91/15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6-[刑事-過失傷害-調解成立]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97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7-[刑事-銀行法-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98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8-[民事-共有物分割-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199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9-[民事-共有物分割-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00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0-[民事-確認通行權存在-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02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1-[民事-遷讓房屋-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03/21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2-[民事-漏水減少價金-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04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3-[民事-確認本票債權不存在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05/23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4-[刑事-加重強盜案-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06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5-[刑事-妨害名譽案-逆轉勝]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07/25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6-[刑事-販毒案-獲判緩刑]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08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7-[刑事-妨害投票案-六個被告均無罪]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15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8-[民事-遷讓房屋案-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18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9-[刑事-藥事法案-獲判緩刑]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19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30-[民事-遺產案-勝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20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31-[刑事-妨害自由案-不起訴]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21 梁雨安律師勝訴案例精選32-[民事-請求給付租金案-全勝]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315/posts/222

▲蘇狀師談偵查中羈押程序

▲蘇狀師談偵查中羈押程序 這幾年常受任或由法院指定為偵查中羈押程序之辯護人。何謂偵查中之羈押程序?被告在偵查中,經檢察官訊問後,認有刑事訴訟法第101條或101條之1各款情形之一,而有羈押之必要者,檢察官可敘明理由,向法院聲請羈押。 此時,法院即應開庭審理是否羈押(當然不是馬上開庭審理,檢察官會先將卷宗,包含聲押書及警詢、偵訊筆錄,相關證據移送予法院,待法官閱卷後,定時間開庭),並告知被告可選任辯護人即律師到場為其辯護。若被告未選任辯護人,法院應指定公設辯護人或律師為被告辯護。 辯護人受委任或指定後,即可至法院律見被告,檢閱卷宗及證物,並得抄錄或攝影。辯護人應於法院所定時間到庭為被告辯護,經法官訊問後,通常有下列幾種結果:一為裁定羈押,並禁止接見、通信,受授物件,或裁定羈押,可接見、通信、受授物件;一為駁回檢察官羈押之聲請,命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或駁回檢察官羈押之聲請,未具保、責付或限制住居。 因案件還在偵查中,檢察官係偵查中之主體,法官只是審查被告是否有羈押之必要,藉以保全證據,俾便檢察官蒐集證據,來起訴被告而已;既然案件在偵查中,此時被告若被羈押在看守所,則由檢察官指揮執行羈押,日後若有開庭需要,則由檢察官開具傳票送達看守所,將被告戒護出來開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