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謗.公然污辱最新諮詢
2020/03/21 15:14
上訴及補救
2020/03/21 09:04
臉書公開罵人
2020/03/18 17:52
是否構成公然侮辱
2020/03/17 21:44
髒話
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2l4警察局詢問不用委託律師嗎?

到警察局做筆錄,不用委託律師嗎?   孫子兵法: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 濃縮後的意思是:在處理任何戰爭前,最好多盤算,多分析比較。 當警察通知要去做筆錄時,通常意味者當事人要面臨刑事處罰的法律風險,即如果有罪的話,可能面臨罰金、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死刑等法律效果。 針對這麼重要的人生大事,能夠不多盤算、分析及比較嗎? 所以當面臨警察或檢察官通知製作筆錄時,第一件事會建議您先找具有辦理刑事案件經驗及專業的律師諮詢。 專業的律師會分析、推估當事人目前面臨到哪些的處罰的規定?法律要件如何解釋?法律效果為何?之後案件要往何方向答辯?要先準備或保全好哪些證據,來協助釐清?或者要聲請調查哪些證據?並且推測警方及檢察官會詢問的問題。 就最後一點「推測警方及檢察官會詢問的問題」,大家不用誤會,並不是電視新聞或戲劇裏面所提到的惡德律師,要去教當事人怎麼亂講來脫罪。 而是,任何人沒去過警局,是否會緊張呢?當然會。再來,任何人針對過往的事情,是否能清楚記憶呢?當然無法。   但透過律師的協助,可以更完整的回憶,並讓辯護人取得完整的訊息,方便好好處理未來案件的方向,並判斷是要採取有罪答辯?或者無罪答辯。此外,既然已經知道可能的問題,在警察或檢察官詢問時,不會因為緊張或誤會,亂回答問題,導致自己陷於不利的法律地位。   有人說,警察做筆錄,律師在旁邊也不能幹嘛?幹嘛請律師去。   為何會有律師在旁邊陪同?   這就要從多年前的王迎先命案說起,因為當時製作筆錄時,王迎先沒有律師在旁陪同,後來遭受不當取供,王迎先認為自己含冤,當警方押解他外出至現場模擬時,王迎先就跳橋自殺身亡!!結果真正的犯罪者,是李師科。   簡單的說,律師的在場是督促、確保警方製作筆錄及詢問犯罪事實的過程可以符合法律規定。   降低警方脅迫、強暴、或者錯誤引導等不法取供的機會。   筆者曾經陪同當事人前往某偵查機關製作筆錄,製作筆錄空檔,當事人想要抽菸,筆者就陪同當事人到戶外,旁邊有一張桌子,桌子旁坐了另一組司法警察跟犯罪嫌疑人,筆者剛好就聽到其他案件的司法警察向該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說:「你就認一認,這樣才不會被檢察官押,就可以趕快回去啦」,當然他身旁是沒有律師的。   當時決定要不要羈押被告的權限,早就已經改成是法院,不是檢察官說了算!!如果該案件的被告被誤導,然後就亂認了,您應該可以猜得到他的案件後果如何。   其次,當警方在詢問筆錄時,警方有時候會撥放影片或提示證據給犯罪嫌疑人。 證據該如何詮釋?或證據對當事人是有利或不利?都與刑事專業有關。   律師在場,律師有陳述意見之權利,所以律師自然可以就證據方面表示意見。 以筆者經驗,曾經某無辜當事人被警方傳訊,警方認定其為車手,幫助詐欺集團詐領款項。   筆者陪同當事人過去時,警方已經比對被害者的存摺,鎖定被害者的存款是從某銀行的提款機被提領,所以,警方就依存摺上的時間,去跟該銀行調取當時時的ATM錄影畫面,撥放影片,該時間的前後期間內,只有當事人有去提領款項,並無其他人在場,警方就說:這是你啊,對吧?。   當事人不斷喊冤,當事人是去提領自己的帳戶款項,不是去提領被害者的款項。但,如果當事人自己去時,當下可能也會傻眼,確實只有我提款,也不知道如何解釋。   但筆者先前已經請當事人準備及調取他提領自己款項的相關證據,所以,仔細看了一下被害者存摺的提款時間,以及比對當事人的提款時間,其實二者不同,所以,筆者跟警方表示:就跟手錶一樣,每個人的設定時間未必都是正確,或者也有可能有誤差,每間銀行針對時間的設定也會不一樣。   要不怎麼會當事人當天只去該提款機提款一次,他提款的時間跟被害者的提款時間完全不同。   警方看了看,表示願意再去調查。   相較於警方一開始的鎖定,到嗣後的協助釐清,律師的在場,更可以幫助當事人維護法律上權益。   因此,不要再說,到警察局做筆錄,不用委託律師了! 林岡輝律師 109.01.31

性侵害案件一~三審辯護,全部無罪

當事人○○○女兒遭學校老師懷疑受到性侵害通報社會局,旋即遭到安置,當事人○○○更因此被檢察官以性侵害罪名起訴,經律師積極辯護,一、二審均獲判無罪,經檢察官上訴最高法院,並發回更審,但經律師積極辯護仍然獲判無罪而告確定。

常見的吸金、詐欺等金融商品的投資騙局

吸金、詐欺等金融商品的投資騙局 by 談恩碩律師 ( 談律師的法律案內所(法律 • 東京 • 日常) ) ✍🏻近期前來向談律師法律諮詢的案件,清一色數件均是投資騙局,手法亦有許多類似之處,擇其常見手法分享:   🔍初期會給予高額回報,讓投資人在前階段快速受領到報酬後,利用人性之弱點,金額愈投愈多。   🔍通常該類型公司在投資人想要閱覽或是瞭解投資計畫、收益報表等資訊時,會有兩種作法: 1.提供。 並且製作極其精美之投資計畫書、報表等資訊,但刻意將其「化簡為繁」,利用艱深晦澀之術語或數字,以看似專業的外觀來包裝其金融商品。甚至會製造其「有賺有賠」之曲線、數據,但是事實上什麼都是假的。 2.不提供。 就是想盡辦法、用盡話術,能閃就閃、能躲就躲。   🔍協助辦理的業務人員通常會聲稱其亦有參與投資,以增加你的信賴度。被投資的自然人或法人,也往往會製造其人力物力財力雄厚豐碩之外觀,以博取信任。   🔍欲贖回本金或是達到自我設定的停損欲抽身時,對方會想盡辦法留住你,或是以話術或獎金之模式,邀你成為他們的一員,再邀集下線參與。   ———————————————————————— ⚖️相關法律之違反,可能包含銀行法、證券交易法、期貨交易法、公平交易法、刑法等。   👨🏻‍💻最後要說,或許只要有人類存在的一天,類似的龐氏騙局,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試想如果他的套利手法能夠這麼賺,為什麼還要好心分享給你呢?切莫等到徒能拿到一紙債權憑證而無語問蒼天之際,才想給當初的自己狠狠一拳呀👊🏻 →遇到問題,驚覺自己受騙上當之際,建議尋求專業律師諮詢解惑,以保障自我權益。

▲蘇狀師談刑法

▲蘇狀師談刑法 警員為追捕犯人,駕駛警車鳴笛後,在某路口躲避路人,不幸還是撞傷路人,請問這阻卻事由是緊急避難,還是執行職務的行為? 其實本題題意不清,解題需要自己假設。 題意僅言追捕犯人,究竟是逮捕現行犯還是準現行犯,亦或是執行拘提或羈押,皆未言明。 解析: 端視警方對撞傷路人有無過失(實際上也不可能故意) 一、依法令之行為(刑法第21條第1項) 依刑事訴訟法第88條之規定,主張逮捕現行犯或準現行犯,若符合法律規範的要件,法律效果為阻卻違法,不罰。像本題若要主張依法令的行為,不罰;主張的對象是犯人,而不是路人,要件不合。 二、業務上正當行為(刑法第22條) 業務上正當行為不罰,主張一與主張二,或有重疊,不過主張二者,大多為密醫、從事危險運動的選手,即使符合業務之正當行為,本題所要主張對象是犯人,而不是路人,要件不合。 二、緊急避難(刑法第24條) 若符合緊急避難之要件,法律效果為阻卻違法,不罰。倘若不符合緊急避難的要件,就不得主張阻卻違法而不罰。接下來就是要討論避難過當,而應論以業務過失傷害,法律效果就是得減輕或免除其刑,不阻卻違法。(提示,這題可否主張緊急避難的重要要件,法益權衡,國家司法權的行使大於身體法益?) 要成立緊急避難阻卻違法,要符合下列要件: 客觀要件–避難情狀:要緊急且有危難發生。                    避難行為:要符合適當姓、必要性、                                                 衡平性。 主觀要件–要有避難意識。 主張一、二的法律效果是不罰,沒有所謂過當而得減輕或免除其刑的規定,對本題之警察係較有利的主張依據。但可否通過法律要件之審查,進而主張阻卻違法而不罰,端視符不符要件,而且主張依法令行為或業務上正當行為而不罰的對象像是本題的犯人,而不是路人;依此,題示情形主張一或二不符合法律之要件,不得阻卻違法而不罰。至於緊急避難若涉及無辜之第三人,像題示的路人,還是可主張之,惟是否能阻卻違法而不罰,端視是否符合緊急避難之要件,畢竟涉及無辜之第三人而使之受傷,其非製造緊急危難之來源。 實務上,不管是主張正當防衛或是緊急避難而成立阻卻違法之案件,微乎其微,幾以防衛或避難過當作結。依題意所示,警察涉及業務過失傷害(此係告訴乃論),被害人若提告移送地檢署,可透過和解進而撤回告訴而作結;若無法達成和解,且傷害事證明確者(檢方也不敢輕易地認定成立緊急避難),此時檢方會依業務過失致傷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或依通常程序起訴,法院審理時也不會貿然認定成立緊急避難,而為無罪判決。很簡單的道理,法院為無罪判決受到之批判會比為避難過當之有罪判決來得大,一方受傷,一方沒受傷,對没受傷之行為人,判決幾個月,得易科罰金,同時宣告緩刑(前提是這個員警有符合易科罰金,同時可宣告緩刑之要件),緩刑期滿,而緩刑之宣告未經撤銷者,其刑之宣告失其效力,這個員警又是好漢一條,這樣的判決雖不滿意,但還能接受,不過像題示之情況,還是透過和解,將民、刑事責任一併解決。從上觀之,主張正當防衛和緊急避難阻卻違法,僅是學術上討論。 參考法條 刑法第21條 依法令之行為,不罰。 依所屬上級公務員命令之職務上行為,不罰。但明知命令違法者,不在此限。 刑法第22條 業務上之正當行為,不罰。 刑法第24條 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之行為,不罰。但避難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前項關於避免自己危難之規定,於公務上或業務上有特別義務者,不適用之。 刑法第284條 因過失傷害人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 刑法第287條 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二百八十一條、第二百八十四條及第二百八十五條之罪,須告訴乃論。但公務員於執行職務時,犯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罪者,不在此限。 ▲尊重著作權,未經授權或同意,請勿為重製或轉載等行為。

合夥人結算不清,被訴侵占,律師協助獲判無罪

【案例事實】 委任人被告小陳與小美為夫妻,並且小陳係A旅行社之負責人,自民國91年年中起,即與告訴人阿勝所經營之B旅行社及小郭經營之C公司共同合作招攬旅遊業務,小陳與阿勝共同約定由阿勝預支旅遊業務之投標金及各項墊款與A旅行社,若小陳或小美收取旅遊團費後,則繳回與阿勝核算雙方利潤,且該等段期間內雙方合作關係良好。但民國94年間小陳因公司資金週轉出現問題,曾向阿勝借款週轉,且小陳也簽發支票作為該筆借款之擔保,未料嗣後阿勝卻誣指小陳未將所收受之款項交付予B旅行社,而將其占為己有,另一方面阿勝亦對小陳提出刑事業務侵占之告訴。........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