毀謗.公然污辱最新諮詢
2019/12/05 15:18
被告妨礙名譽
2019/12/05 15:13 有最佳解答
被告妨礙名譽
2019/12/04 10:09
刑事蒐索被社區公告
2019/12/03 11:46
被對方告公然侮辱罪
2019/12/02 17:36 有最佳解答
和前女友分手後亂說話
2019/11/24 21:52
被罵三字經
2019/11/24 21:28
被罵三字經
2019/11/19 14:17 有最佳解答
台語罵人怎麼翻譯
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刑事案件打官司都是三級三審嗎?

打官司都是三級三審嗎? — 簡介刑事不得上訴第三審及其例外 by 談恩碩律師 ( 談律師的法律案內所(法律 • 東京 • 日常) )   ❓關於打官司,以前課本好像有寫,而且常聽到的都是都是「三級三審」(地方法院➡️高等法院➡️最高法院),為什麼律師您說我的案子「原則上」只能到二審呢?       ⚖️以刑事案件(民事訴訟以後介紹)觀之,我們先來看法條的規定: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本文規定:「下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 同條項的第1到7款則規定: 「一、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二、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三百二十一條之竊盜罪。三、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之侵占罪。四、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四十一條之詐欺罪。五、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六、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恐嚇罪。七、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一項之贓物罪。」       🖌為什麼這樣規定? 很簡單,立法者當初在立法的選擇上,在這類刑度、罪名上較輕微的案件,基於節省司法資源之目的,規範這類案件原則上就是只能二級二審終結。 因此,法條所列的各款諸如竊盜、侵占、詐欺等罪,原則上是不能上訴到第三審的,也就是原則上只能走到第二審。       ❗️但是!!! 民國106年7月,司法院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52號解釋,認為上面各款所列的犯罪,如果是「第一審判無罪,第二審撤銷原本第一審有罪判決,第二審並自為有罪判決」(也就是一審無罪、二審變有罪)的這種情形,如果不能上訴到第三審最高法院,判決直接在二審確定的話,等同是「未能提供『至少』一次上訴救濟的機會」,這部分便被宣告違憲了(試想明明就不是多麼窮兇惡極的犯罪,一審沒事,二審突然送我個有罪判決,就因為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的限制,我就直接死在二審不能上訴,大人啊~)。       🔎於是,刑事訴訟法便因此在106年11月修正公布,增訂第376條第1項但書(並配套增訂了第376條第2項、修正第253條及第284-1條),給予被告就其在第二審初次被判有罪時,有上訴第三審的機會⚖️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但書:「但第一審法院所為無罪、免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之判決,經第二審法院撤銷並諭知有罪之判決者,被告或得為被告利益上訴之人得提起上訴。」       💬另外各位朋友可以延伸思考一下,如果上面這些原則上二級二審的案件,是一審有罪、二審無罪(也就是和釋字第752號被宣告違憲部分恰好相反的狀況)時,檢察官可不可以上訴三審呢?

涉犯趁機性交之3年以上重罪,律師協助使被害人同意判減刑、緩刑及不上訴

【  事實經過  】 委任人小明與友人小李等四人原於酒吧聚會,後於凌晨前往小惠住處續攤,小明與小惠相談甚歡,後小惠告知大家可稍事休息待天亮後再離去,大夥便各自躺下休憩,小明躺在小惠身旁,先觸摸小惠身體,未見小惠拒絕,便進一步為性交行為。小惠驚醒後提告,小明認為小惠未拒絕,自己沒犯罪,偵查中雖然有請律師,仍遭檢察官起訴小明犯刑法第225條趁機性交罪。小明才發現已涉犯最輕三年以上重罪,必須趕快尋求資深有經驗之專業律師協助。......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123

▲蘇狀師談刑法

▲蘇狀師談刑法 警員為追捕犯人,駕駛警車鳴笛後,在某路口躲避路人,不幸還是撞傷路人,請問這阻卻事由是緊急避難,還是執行職務的行為? 其實本題題意不清,解題需要自己假設。 題意僅言追捕犯人,究竟是逮捕現行犯還是準現行犯,亦或是執行拘提或羈押,皆未言明。 解析: 端視警方對撞傷路人有無過失(實際上也不可能故意) 一、依法令之行為(刑法第21條第1項) 依刑事訴訟法第88條之規定,主張逮捕現行犯或準現行犯,若符合法律規範的要件,法律效果為阻卻違法,不罰。像本題若要主張依法令的行為,不罰;主張的對象是犯人,而不是路人,要件不合。 二、業務上正當行為(刑法第22條) 業務上正當行為不罰,主張一與主張二,或有重疊,不過主張二者,大多為密醫、從事危險運動的選手,即使符合業務之正當行為,本題所要主張對象是犯人,而不是路人,要件不合。 二、緊急避難(刑法第24條) 若符合緊急避難之要件,法律效果為阻卻違法,不罰。倘若不符合緊急避難的要件,就不得主張阻卻違法而不罰。接下來就是要討論避難過當,而應論以業務過失傷害,法律效果就是得減輕或免除其刑,不阻卻違法。(提示,這題可否主張緊急避難的重要要件,法益權衡,國家司法權的行使大於身體法益?) 要成立緊急避難阻卻違法,要符合下列要件: 客觀要件–避難情狀:要緊急且有危難發生。                    避難行為:要符合適當姓、必要性、                                                 衡平性。 主觀要件–要有避難意識。 主張一、二的法律效果是不罰,沒有所謂過當而得減輕或免除其刑的規定,對本題之警察係較有利的主張依據。但可否通過法律要件之審查,進而主張阻卻違法而不罰,端視符不符要件,而且主張依法令行為或業務上正當行為而不罰的對象像是本題的犯人,而不是路人;依此,題示情形主張一或二不符合法律之要件,不得阻卻違法而不罰。至於緊急避難若涉及無辜之第三人,像題示的路人,還是可主張之,惟是否能阻卻違法而不罰,端視是否符合緊急避難之要件,畢竟涉及無辜之第三人而使之受傷,其非製造緊急危難之來源。 實務上,不管是主張正當防衛或是緊急避難而成立阻卻違法之案件,微乎其微,幾以防衛或避難過當作結。依題意所示,警察涉及業務過失傷害(此係告訴乃論),被害人若提告移送地檢署,可透過和解進而撤回告訴而作結;若無法達成和解,且傷害事證明確者(檢方也不敢輕易地認定成立緊急避難),此時檢方會依業務過失致傷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或依通常程序起訴,法院審理時也不會貿然認定成立緊急避難,而為無罪判決。很簡單的道理,法院為無罪判決受到之批判會比為避難過當之有罪判決來得大,一方受傷,一方沒受傷,對没受傷之行為人,判決幾個月,得易科罰金,同時宣告緩刑(前提是這個員警有符合易科罰金,同時可宣告緩刑之要件),緩刑期滿,而緩刑之宣告未經撤銷者,其刑之宣告失其效力,這個員警又是好漢一條,這樣的判決雖不滿意,但還能接受,不過像題示之情況,還是透過和解,將民、刑事責任一併解決。從上觀之,主張正當防衛和緊急避難阻卻違法,僅是學術上討論。 參考法條 刑法第21條 依法令之行為,不罰。 依所屬上級公務員命令之職務上行為,不罰。但明知命令違法者,不在此限。 刑法第22條 業務上之正當行為,不罰。 刑法第24條 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之行為,不罰。但避難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前項關於避免自己危難之規定,於公務上或業務上有特別義務者,不適用之。 刑法第284條 因過失傷害人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 刑法第287條 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二百八十一條、第二百八十四條及第二百八十五條之罪,須告訴乃論。但公務員於執行職務時,犯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罪者,不在此限。 ▲尊重著作權,未經授權或同意,請勿為重製或轉載等行為。

被訴違反商業會計法,律師協助獲判無罪

被告阿宏原開設一間科技有限公司,並擔任該公司之負責人,惟公司經營不善,民國94年底阿宏欲將公司結束營業,此時伊之旗下員工阿萬表示,伊之朋友阿誠與小東有意願頂讓該公司,此時阿宏即將公司低價出售予阿誠與小東,阿誠與小東頂讓該公司後,公司不僅未實際營運,且無銷售之事實,渠等竟開立假的統一發票交付其他公司作為進項憑證,而使其他公司能夠逃漏稅捐,最後該等事實被稅捐機關查獲後,被告阿宏即被檢察官提起相關公訴........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22

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變更為過失致死案例

案例一、臺灣高雄地方法院刑事判決 104年度重訴字第18號 檢察官起訴殺害直系血親尊親屬,法醫交互詰問時亦認定係他殺,惟本人辯護下說服合議庭法官不採法醫之見解,而認定係過失致死,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十月,並於宣判之日交保,檢察官不服上訴,經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以 104 年上訴字第 1041 號刑事判決駁回檢察官上訴確定。 案例二、屏東地方法院107年度重訴字第11號 當事人因為感情因素,在情緒不穩之情況下,失手將妻子勒斃,求助於本人,除了請當事人在看守所時誦經迴向予死者外,並取得岳母之諒解,開庭時未成年子女到場,感動了法官,檢察官未具體求刑,我方僅要求十到十二年徒刑。法官判八年。並認定自首。檢察官未上訴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