詐欺.背信最新諮詢
2020/04/04 01:33
貪污及法律追訴權
2020/04/02 20:55
被害人
2020/04/01 01:59
詐欺
2020/03/30 00:46 有最佳解答
被騙了,所有帳戶變成警示帳戶
2020/03/30 00:04
網路詐騙
2020/03/27 11:01
詐騙
2020/03/27 09:16
涉嫌詐欺
2020/03/27 02:20
網購買賣糾紛
2020/03/25 01:15
詐欺留下前科
2020/03/23 10:31 有最佳解答
老公是房屋出名人,卻被告被信
2020/03/21 21:30
被當人頭戶
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販賣改判幫助施用案例

本人實際承辦的案例 1.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5年度上訴字第184號刑事判決: 販賣被撤銷改判幫助施用一審判販賣第二級毒品有期徒刑三年八月, 二審撤銷改判幫助施用第二級毒品,有期徒刑五個月。最高法院一○六年度台上字第四六四號 駁回檢察官上訴 2.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570號刑事判決,檢察官起訴販賣第一級毒品,法院認定幫助施用第一級毒品,判有期徒刑一年。 販賣與幫助施用的不同: 係為買家利益還是賣家利益?如果是為買家利益,則是幫助施用如果是為賣家利益,則是販賣。但是,係為賣家利益或買家利益,不是靠嘴炮,而是要看證人,尤其是藥腳第一時間於警詢及偵訊中的供述。請注意一點,要證人翻供實務上不會採信證人翻供的言論,除非警、偵訊有不正訊問的情況。所以要用幫助施用作為答辯,要確實是幫買家跑腿,例如買家知道上手係誰,要被告跟上手拿,被告就單純只是壹個工具。如果買家不認識上手,只是單純跟被告買毒品,被告用幫助施用抗辯,反而會被認定有交付毒品之事實,而且不能減刑。一般而言,除非確實與事實相符,否則不會建議用幫助施用抗辯。所以具體的向律師告知正確的事實,律師才能判斷是否能主張幫助施用。這種案例一年沒幾件,正確的判斷事實及適用法律,很重要。  

無辜被訴幫助詐欺,律師協助獲判無罪

委任人阿勛和友人阿彬原商議要做點小生意,惟因阿勛手邊資金不夠,又無與銀行往來之記錄,突見雅虎奇摩網路上登有「貸款達人」廣告可快速代辦貸款,撥打電話詢問後,小林要求阿勛準備身分證影本、存摺、提款卡及密碼等資料,並約定好交付之日期。約定之日來到後,另一名叫小陳到場即表示係受小林委託而來,向伊收受上開物品。翌日,小林又來電表示要求阿勛給付手續費5000元,阿勛即刻給付該筆手續費。嗣後阿勛驚覺被詐騙後,即刻報警處理,並請求銀行凍結帳戶,然仍有被害人小王業已受害,並提出相關告訴,因而阿勛即遭檢察官以幫助詐欺罪提起公訴,業經一審法院以簡易程序判決被告有罪,惟委任人阿勛深感冤枉,畢竟伊並無任何幫助詐欺之犯意及行為........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16

警察違法辦案,吸毒變販毒,律師助還清白

委託人阿彬與同案被告阿亮為情侶關係,並居住於一起,阿亮曾向一名綽號叫阿南之成年男子購買甲基安非他命,其欲作為雙方共同施用而購買之,惟於民國98年5月間,委託人阿彬在外閒晃時,突遭警方要求盤查身份證,阿彬表示身分證放在家裡,並未攜帶出門,故警方要求陪同阿彬至其家中拿伊之身分證加以調查。於阿彬帶同警方至其家中之樓下時,阿亮即發現樓下有不少警察在,怕藏在家中之毒品被警方發現,即自行從家中浴室把剩餘放在家中之甲基安非他命往樓下丟,惟仍遭警方發現,其後遭警方以持有毒品移送,然因阿亮於偵訊中表示所吸食之毒品為阿彬於夜店所購回,檢察官以轉讓毒品及販賣毒品罪嫌起訴........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30

當閨密被訴通姦,律師協助獲判無罪

緣委任人被告黃小姐與另一被告黃先生為同事,因黃先生與黃小姐較談的來,告訴人劉小姐誤以為兩人有婚外情,恰兩人於民國101年5月某日前往汽車旅館內歡唱KTV及談心,告訴人劉小姐委請徵信社跟監,認為黃小姐與其配偶係於該房間內發生通姦之行為,故通報警方,進而對黃小姐提出妨害家庭之告訴…… 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1

2l4警察局詢問不用委託律師嗎?

到警察局做筆錄,不用委託律師嗎?   孫子兵法: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 濃縮後的意思是:在處理任何戰爭前,最好多盤算,多分析比較。 當警察通知要去做筆錄時,通常意味者當事人要面臨刑事處罰的法律風險,即如果有罪的話,可能面臨罰金、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死刑等法律效果。 針對這麼重要的人生大事,能夠不多盤算、分析及比較嗎? 所以當面臨警察或檢察官通知製作筆錄時,第一件事會建議您先找具有辦理刑事案件經驗及專業的律師諮詢。 專業的律師會分析、推估當事人目前面臨到哪些的處罰的規定?法律要件如何解釋?法律效果為何?之後案件要往何方向答辯?要先準備或保全好哪些證據,來協助釐清?或者要聲請調查哪些證據?並且推測警方及檢察官會詢問的問題。 就最後一點「推測警方及檢察官會詢問的問題」,大家不用誤會,並不是電視新聞或戲劇裏面所提到的惡德律師,要去教當事人怎麼亂講來脫罪。 而是,任何人沒去過警局,是否會緊張呢?當然會。再來,任何人針對過往的事情,是否能清楚記憶呢?當然無法。   但透過律師的協助,可以更完整的回憶,並讓辯護人取得完整的訊息,方便好好處理未來案件的方向,並判斷是要採取有罪答辯?或者無罪答辯。此外,既然已經知道可能的問題,在警察或檢察官詢問時,不會因為緊張或誤會,亂回答問題,導致自己陷於不利的法律地位。   有人說,警察做筆錄,律師在旁邊也不能幹嘛?幹嘛請律師去。   為何會有律師在旁邊陪同?   這就要從多年前的王迎先命案說起,因為當時製作筆錄時,王迎先沒有律師在旁陪同,後來遭受不當取供,王迎先認為自己含冤,當警方押解他外出至現場模擬時,王迎先就跳橋自殺身亡!!結果真正的犯罪者,是李師科。   簡單的說,律師的在場是督促、確保警方製作筆錄及詢問犯罪事實的過程可以符合法律規定。   降低警方脅迫、強暴、或者錯誤引導等不法取供的機會。   筆者曾經陪同當事人前往某偵查機關製作筆錄,製作筆錄空檔,當事人想要抽菸,筆者就陪同當事人到戶外,旁邊有一張桌子,桌子旁坐了另一組司法警察跟犯罪嫌疑人,筆者剛好就聽到其他案件的司法警察向該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說:「你就認一認,這樣才不會被檢察官押,就可以趕快回去啦」,當然他身旁是沒有律師的。   當時決定要不要羈押被告的權限,早就已經改成是法院,不是檢察官說了算!!如果該案件的被告被誤導,然後就亂認了,您應該可以猜得到他的案件後果如何。   其次,當警方在詢問筆錄時,警方有時候會撥放影片或提示證據給犯罪嫌疑人。 證據該如何詮釋?或證據對當事人是有利或不利?都與刑事專業有關。   律師在場,律師有陳述意見之權利,所以律師自然可以就證據方面表示意見。 以筆者經驗,曾經某無辜當事人被警方傳訊,警方認定其為車手,幫助詐欺集團詐領款項。   筆者陪同當事人過去時,警方已經比對被害者的存摺,鎖定被害者的存款是從某銀行的提款機被提領,所以,警方就依存摺上的時間,去跟該銀行調取當時時的ATM錄影畫面,撥放影片,該時間的前後期間內,只有當事人有去提領款項,並無其他人在場,警方就說:這是你啊,對吧?。   當事人不斷喊冤,當事人是去提領自己的帳戶款項,不是去提領被害者的款項。但,如果當事人自己去時,當下可能也會傻眼,確實只有我提款,也不知道如何解釋。   但筆者先前已經請當事人準備及調取他提領自己款項的相關證據,所以,仔細看了一下被害者存摺的提款時間,以及比對當事人的提款時間,其實二者不同,所以,筆者跟警方表示:就跟手錶一樣,每個人的設定時間未必都是正確,或者也有可能有誤差,每間銀行針對時間的設定也會不一樣。   要不怎麼會當事人當天只去該提款機提款一次,他提款的時間跟被害者的提款時間完全不同。   警方看了看,表示願意再去調查。   相較於警方一開始的鎖定,到嗣後的協助釐清,律師的在場,更可以幫助當事人維護法律上權益。   因此,不要再說,到警察局做筆錄,不用委託律師了! 林岡輝律師 109.0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