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吸毒被訴販毒,律師協助獲判無罪

  【事實】 案發當日小孟前去找友人阿祥詢問是否有毒品可供吸食,阿祥表示身上無毒品可供分食,但能找其他朋友詢問,便由阿祥騎乘機車搭載小孟外出。然阿祥卻未曾告知小孟確切地點和要去找誰,途中阿祥前往一間電動遊藝場,小孟被要求在外等候,阿祥離開電動遊藝場後,未發一語即搭載小孟繼續前進。途中遇警方欲攔查,阿祥即轉向加速逃離,警方緊追不捨,阿祥一個轉彎摔車倒地,現場散落毒品、手機和背包。小孟立刻起身逃逸,警方當場逮捕阿祥。阿祥供稱於電動遊藝場購毒並於路途中將毒品交給小孟保管云云,其後小孟即遭檢察官起訴小孟涉犯意圖販賣而持有一級和二級毒品之罪嫌,小孟深感冤枉。......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13

誤當小王被訴強制性侵,律師協助獲不起訴處分

    【案件事實】 委託人阿泰與相對人原為男女朋友關係,平日相處時,相對人即會到阿泰所開設之早餐店與阿泰公然打情罵俏。於民國101年4月間某日,相對人突然致電與阿泰,並詢問阿泰在何處,相對人表示想請伊吃飯,故阿泰與相對人就約在伊所開設之早餐店見面。相對人到達早餐店後,即要求阿泰把店門關上,避免相對人另一男友之母親經過看到。其後雙方即開始互有身體上親密接觸,且於該等過程中,相對人皆未表示拒絕之意思,嗣後還從容自若的離開。但相對人事後卻對阿泰提出強制性交之告訴,阿泰深感訝異。......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4

販賣改判幫助施用案例

本人實際承辦的案例 1.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5年度上訴字第184號刑事判決: 販賣被撤銷改判幫助施用一審判販賣第二級毒品有期徒刑三年八月, 二審撤銷改判幫助施用第二級毒品,有期徒刑五個月。最高法院一○六年度台上字第四六四號 駁回檢察官上訴 2.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570號刑事判決,檢察官起訴販賣第一級毒品,法院認定幫助施用第一級毒品,判有期徒刑一年。 販賣與幫助施用的不同: 係為買家利益還是賣家利益?如果是為買家利益,則是幫助施用如果是為賣家利益,則是販賣。但是,係為賣家利益或買家利益,不是靠嘴炮,而是要看證人,尤其是藥腳第一時間於警詢及偵訊中的供述。請注意一點,要證人翻供實務上不會採信證人翻供的言論,除非警、偵訊有不正訊問的情況。所以要用幫助施用作為答辯,要確實是幫買家跑腿,例如買家知道上手係誰,要被告跟上手拿,被告就單純只是壹個工具。如果買家不認識上手,只是單純跟被告買毒品,被告用幫助施用抗辯,反而會被認定有交付毒品之事實,而且不能減刑。一般而言,除非確實與事實相符,否則不會建議用幫助施用抗辯。所以具體的向律師告知正確的事實,律師才能判斷是否能主張幫助施用。這種案例一年沒幾件,正確的判斷事實及適用法律,很重要。  

刑事案件打官司都是三級三審嗎?

打官司都是三級三審嗎? — 簡介刑事不得上訴第三審及其例外 by 談恩碩律師 ( 談律師的法律案內所(法律 • 東京 • 日常) )   ❓關於打官司,以前課本好像有寫,而且常聽到的都是都是「三級三審」(地方法院➡️高等法院➡️最高法院),為什麼律師您說我的案子「原則上」只能到二審呢?       ⚖️以刑事案件(民事訴訟以後介紹)觀之,我們先來看法條的規定: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本文規定:「下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 同條項的第1到7款則規定: 「一、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二、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三百二十一條之竊盜罪。三、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之侵占罪。四、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四十一條之詐欺罪。五、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六、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恐嚇罪。七、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一項之贓物罪。」       🖌為什麼這樣規定? 很簡單,立法者當初在立法的選擇上,在這類刑度、罪名上較輕微的案件,基於節省司法資源之目的,規範這類案件原則上就是只能二級二審終結。 因此,法條所列的各款諸如竊盜、侵占、詐欺等罪,原則上是不能上訴到第三審的,也就是原則上只能走到第二審。       ❗️但是!!! 民國106年7月,司法院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52號解釋,認為上面各款所列的犯罪,如果是「第一審判無罪,第二審撤銷原本第一審有罪判決,第二審並自為有罪判決」(也就是一審無罪、二審變有罪)的這種情形,如果不能上訴到第三審最高法院,判決直接在二審確定的話,等同是「未能提供『至少』一次上訴救濟的機會」,這部分便被宣告違憲了(試想明明就不是多麼窮兇惡極的犯罪,一審沒事,二審突然送我個有罪判決,就因為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的限制,我就直接死在二審不能上訴,大人啊~)。       🔎於是,刑事訴訟法便因此在106年11月修正公布,增訂第376條第1項但書(並配套增訂了第376條第2項、修正第253條及第284-1條),給予被告就其在第二審初次被判有罪時,有上訴第三審的機會⚖️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但書:「但第一審法院所為無罪、免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之判決,經第二審法院撤銷並諭知有罪之判決者,被告或得為被告利益上訴之人得提起上訴。」       💬另外各位朋友可以延伸思考一下,如果上面這些原則上二級二審的案件,是一審有罪、二審無罪(也就是和釋字第752號被宣告違憲部分恰好相反的狀況)時,檢察官可不可以上訴三審呢?

常見的吸金、詐欺等金融商品的投資騙局

吸金、詐欺等金融商品的投資騙局 by 談恩碩律師 ( 談律師的法律案內所(法律 • 東京 • 日常) ) ✍🏻近期前來向談律師法律諮詢的案件,清一色數件均是投資騙局,手法亦有許多類似之處,擇其常見手法分享:   🔍初期會給予高額回報,讓投資人在前階段快速受領到報酬後,利用人性之弱點,金額愈投愈多。   🔍通常該類型公司在投資人想要閱覽或是瞭解投資計畫、收益報表等資訊時,會有兩種作法: 1.提供。 並且製作極其精美之投資計畫書、報表等資訊,但刻意將其「化簡為繁」,利用艱深晦澀之術語或數字,以看似專業的外觀來包裝其金融商品。甚至會製造其「有賺有賠」之曲線、數據,但是事實上什麼都是假的。 2.不提供。 就是想盡辦法、用盡話術,能閃就閃、能躲就躲。   🔍協助辦理的業務人員通常會聲稱其亦有參與投資,以增加你的信賴度。被投資的自然人或法人,也往往會製造其人力物力財力雄厚豐碩之外觀,以博取信任。   🔍欲贖回本金或是達到自我設定的停損欲抽身時,對方會想盡辦法留住你,或是以話術或獎金之模式,邀你成為他們的一員,再邀集下線參與。   ———————————————————————— ⚖️相關法律之違反,可能包含銀行法、證券交易法、期貨交易法、公平交易法、刑法等。   👨🏻‍💻最後要說,或許只要有人類存在的一天,類似的龐氏騙局,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試想如果他的套利手法能夠這麼賺,為什麼還要好心分享給你呢?切莫等到徒能拿到一紙債權憑證而無語問蒼天之際,才想給當初的自己狠狠一拳呀👊🏻 →遇到問題,驚覺自己受騙上當之際,建議尋求專業律師諮詢解惑,以保障自我權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