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對社區事務提問竟被告妨害名譽,律師協助獲不起訴處分

對社區事務提問竟被告妨害名譽,律師協助獲不起訴處分 緣委任人小臻之社區曾於區大決議對建商提出訴訟,然管委會一直未就後續訴訟事項向社區居民報告,於社區Line群組就社區事務提出質疑,竟遭阿國及阿護等人提告妨害名譽,小臻隨即委任葉律師辯護… 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48 https://www.lawchain.tw/lawyer/57/posts/78/%E5%B0%8D%E7%A4%BE%E5%8D%80%E4%BA%8B%E5%8B%99%E6%8F%90%E5%95%8F%E7%AB%9F%E8%A2%AB%E5%91%8A%E5%A6%A8%E5%AE%B3%E5%90%8D%E8%AD%BD%E5%BE%8B%E5%B8%AB%E5%8D%94%E5%8A%A9%E7%8D%B2%E4%B8%8D%E8%B5%B7%E8%A8%B4%E8%99%95%E5%88%86

部分繼承人偽造分割協議,律師協助爭取權利

緣委任人小美等五姊妹,於某次家族會議時,被其母親小合及弟弟阿明以辦理贈與房地相關事宜,要求其等人提供印章及印鑑證明。孰料小合及阿明原先即欲將父親之遺產,於未經分割協議下,私下進行移轉過戶。其二人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行使偽造之私文書(偽造之分割協議)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意聯絡,委由不知情之代書辦理其父親遺產之過戶事宜…… 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42

刑事案件打官司都是三級三審嗎?

打官司都是三級三審嗎? — 簡介刑事不得上訴第三審及其例外 by 談恩碩律師 ( 談律師的法律案內所(法律 • 東京 • 日常) )   ❓關於打官司,以前課本好像有寫,而且常聽到的都是都是「三級三審」(地方法院➡️高等法院➡️最高法院),為什麼律師您說我的案子「原則上」只能到二審呢?       ⚖️以刑事案件(民事訴訟以後介紹)觀之,我們先來看法條的規定: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本文規定:「下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 同條項的第1到7款則規定: 「一、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二、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三百二十一條之竊盜罪。三、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之侵占罪。四、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四十一條之詐欺罪。五、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六、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恐嚇罪。七、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一項之贓物罪。」       🖌為什麼這樣規定? 很簡單,立法者當初在立法的選擇上,在這類刑度、罪名上較輕微的案件,基於節省司法資源之目的,規範這類案件原則上就是只能二級二審終結。 因此,法條所列的各款諸如竊盜、侵占、詐欺等罪,原則上是不能上訴到第三審的,也就是原則上只能走到第二審。       ❗️但是!!! 民國106年7月,司法院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52號解釋,認為上面各款所列的犯罪,如果是「第一審判無罪,第二審撤銷原本第一審有罪判決,第二審並自為有罪判決」(也就是一審無罪、二審變有罪)的這種情形,如果不能上訴到第三審最高法院,判決直接在二審確定的話,等同是「未能提供『至少』一次上訴救濟的機會」,這部分便被宣告違憲了(試想明明就不是多麼窮兇惡極的犯罪,一審沒事,二審突然送我個有罪判決,就因為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的限制,我就直接死在二審不能上訴,大人啊~)。       🔎於是,刑事訴訟法便因此在106年11月修正公布,增訂第376條第1項但書(並配套增訂了第376條第2項、修正第253條及第284-1條),給予被告就其在第二審初次被判有罪時,有上訴第三審的機會⚖️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但書:「但第一審法院所為無罪、免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之判決,經第二審法院撤銷並諭知有罪之判決者,被告或得為被告利益上訴之人得提起上訴。」       💬另外各位朋友可以延伸思考一下,如果上面這些原則上二級二審的案件,是一審有罪、二審無罪(也就是和釋字第752號被宣告違憲部分恰好相反的狀況)時,檢察官可不可以上訴三審呢?

少年圍觀鬥毆,被訴共同殺人,律師協助獲判無罪

小林與友人一同出遊,嗣小莊與阿威一言不合,突動手毆打阿威,其他人不知何故也加入毆打,小林曾試圖勸架阻止,但小莊對小林說再擋就連你一起打,小林不得已無法阻止,亦無法離去報警,小莊竟撿起地上之木棍往阿威頭上打去,後來阿威送醫不治死亡,檢察官起訴眾人涉犯刑法第271條殺人罪嫌......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67

提供提款卡、帳戶,被警察局通知(或被起訴了)怎麼辦?

去年,一位談律師的當事人因為「看見網路徵人貼文,進而提供帳戶,卻遭詐騙集團違法利用」,在收到警詢通知應到案製作筆錄後,便因擔心身陷囹圄,前來委任我的當事人,經向當事人釐清事件來龍去脈,及請其提供與徵人貼文者的全部對話紀錄後,便為其撰寫了答辯書狀,檢附證據向檢察官完整說明事情原委。   時隔許久,前兩天當事人打電話來說,收到 #不起訴處分書 了!檢察官採信我方主張,也還了當事人一個清白。   而我也再三叮囑她下次要多小心,以免一不小心誤觸法網。   時而可見網路上一些貼文,巧立名目徵求在家打工、精品海外代購小幫手,或是直接提供錢財(例如:租存簿)作為對價,以要求他人提供金融存簿帳戶提款卡等物,實際上這類貼文背後,多是詐騙集團要騙取你的帳戶去犯案收款之用,不可不慎。   而實務在這種情況,多半會認定提供帳戶者「#提供帳戶後,#縱若有人持以犯罪亦無違反其本意,#而具有幫助他人詐欺取財之 #不確定故意」起訴被告,講白話就是會被認為「到處都是反詐騙宣導,你怎麼可能不知道,然後還提供存簿、提款卡或是門號卡給別人,這樣人家要去犯案你要說你都沒料想到、猜不到嗎?我才不信!」甚至被告也可能被認定違反洗錢防制法。   不過邇來也有一些司法實務會認為,提供者確實有因受騙上當而提供的可能,不一定都能預見會被拿去犯案,因此不能一概起訴或是認定提供者就是有罪的。   例如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107年度上訴字第191號刑事判決即有如此論述,可資參照: 「按提供個人帳戶予他人之原因非僅一端,除蓄意犯罪者外,#因遭受詐騙或遺失而為被害人之情形亦所在多有,非必皆係出於幫助他人實施犯罪之故意,故提供帳戶之人是否成立犯罪,自應依積極證據證明之,而非以推測、擬制之方法加以證明。是以,提供金融帳戶資料予他人之人是否涉犯幫助詐欺及洗錢罪,#仍應審酌具體個案情形,依嚴格證據法則認定之,#尚不能僅憑客觀常人之智識經驗為基礎,#甚至從事司法工作者之經驗為基準,遽以推論個案行為人必具相同之警覺程度,而導出行為人必然係出於幫助他人實行詐欺犯罪之不確定故意,乃提供自己帳戶資料予他人以遂行幫助犯罪之結論。」     法律諮詢/案件委任聯繫: 談律師個人資訊頁面點擊加入LINE帳號 或直接傳送Facebook Messenger私訊談律師,將提供您線上免費初步諮詢答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