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販賣第三級毒品案獲無罪判決

✍同維法律事務所當事人簡○○替桃園市○○區○○路○○ 段○○ 號○○旅館為修繕工作,偶爾暫住於○○旅館,因○○旅館人員遭指涉販賣第三級毒品咖啡包給他人施用,本所當事人簡○○亦受牽連,並經檢察官一同起訴共同販賣第三級毒品之重罪【#7年以上有期徒刑】。 ✍✍經本所律師研究分析本案後,發現A證人雖有指訴本所當事人簡○○有交付第三級毒品給他,但A證人之證詞前後不一。況且,縱本所當事人簡○○有交付物品給A證人,但是本案亦無相關證據可佐證簡○○所交付的東西是第三級毒品,所以在未能確定交付之物品是否為第三級毒品之情況下,實不能直接認定本所當事人簡○○有販賣第三級毒品之行為【#檢察官未盡舉證責任】。 ✍✍✍法院最後亦接受辯護人之主張,並以「本案未扣得相關『毒品咖啡包』可供檢驗,實難遽認其成分確實包括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所規範之毒品,是該等咖啡包內容物是否確有公訴意旨所指愷他命成分,則仍存在合理懷疑,而不足為簡○○販賣第三級毒品之認定」為理由,判決本所當事人簡○○無罪【#無罪推定原則】。 👉法律小知識 📌在刑事案件中,基於「無罪推定原則」,被告本來就沒有證明自己無罪之義務,反而是檢察官須積極提出證據,並指出其證明之方法,用以說服法院,使法官「確信」被告構成犯罪,這是所謂檢察官的舉證責任【#實質舉證責任】,反之,如果檢察官沒有辦法提出證據證明被告犯罪,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法院就應該判決被告無罪。 📌📌在承辦刑事案件的經驗中,常常遇到當事人劈頭就問「我現在要怎麼證明自己清白」,律師通常都會跟當事人說「先緩緩」【#先不要】,因為要處理這個問題前, 當事人應該要先想想「檢察官要如何證明你有罪」?如果檢察官都還沒有辦法證明當事人有罪,當事人實在沒有義務一股腦兒提出相關證據來證明自己無罪,否則在案情不明之偵查階段,亂槍打鳥非常可能旁生枝節,對當事人而言,絕非有益【#多做可能多錯】。 🎯同維法律事務所提醒您,如果不幸遭遇法律問題,請儘速尋求專業律師從旁協助、分析利弊,並探求對您最有利的解決方式,這樣才能將訴訟風險降到最低。 ------------------------------------------ 【同維法律事務所 T&W Attorneys-at-Law】 ☎電話:(03)356-3731 📩信箱:twattorneyatlaw@gmail.com 更多法律資訊,請點擊連結前往官網 ➡www.twlawyer.tw

提供提款卡、帳戶,被警察局通知(或被起訴了)怎麼辦?

去年,一位談律師的當事人因為「看見網路徵人貼文,進而提供帳戶,卻遭詐騙集團違法利用」,在收到警詢通知應到案製作筆錄後,便因擔心身陷囹圄,前來委任我的當事人,經向當事人釐清事件來龍去脈,及請其提供與徵人貼文者的全部對話紀錄後,便為其撰寫了答辯書狀,檢附證據向檢察官完整說明事情原委。   時隔許久,前兩天當事人打電話來說,收到 #不起訴處分書 了!檢察官採信我方主張,也還了當事人一個清白。   而我也再三叮囑她下次要多小心,以免一不小心誤觸法網。   時而可見網路上一些貼文,巧立名目徵求在家打工、精品海外代購小幫手,或是直接提供錢財(例如:租存簿)作為對價,以要求他人提供金融存簿帳戶提款卡等物,實際上這類貼文背後,多是詐騙集團要騙取你的帳戶去犯案收款之用,不可不慎。   而實務在這種情況,多半會認定提供帳戶者「#提供帳戶後,#縱若有人持以犯罪亦無違反其本意,#而具有幫助他人詐欺取財之 #不確定故意」起訴被告,講白話就是會被認為「到處都是反詐騙宣導,你怎麼可能不知道,然後還提供存簿、提款卡或是門號卡給別人,這樣人家要去犯案你要說你都沒料想到、猜不到嗎?我才不信!」甚至被告也可能被認定違反洗錢防制法。   不過邇來也有一些司法實務會認為,提供者確實有因受騙上當而提供的可能,不一定都能預見會被拿去犯案,因此不能一概起訴或是認定提供者就是有罪的。   例如臺灣高等法院花蓮分院107年度上訴字第191號刑事判決即有如此論述,可資參照: 「按提供個人帳戶予他人之原因非僅一端,除蓄意犯罪者外,#因遭受詐騙或遺失而為被害人之情形亦所在多有,非必皆係出於幫助他人實施犯罪之故意,故提供帳戶之人是否成立犯罪,自應依積極證據證明之,而非以推測、擬制之方法加以證明。是以,提供金融帳戶資料予他人之人是否涉犯幫助詐欺及洗錢罪,#仍應審酌具體個案情形,依嚴格證據法則認定之,#尚不能僅憑客觀常人之智識經驗為基礎,#甚至從事司法工作者之經驗為基準,遽以推論個案行為人必具相同之警覺程度,而導出行為人必然係出於幫助他人實行詐欺犯罪之不確定故意,乃提供自己帳戶資料予他人以遂行幫助犯罪之結論。」     法律諮詢/案件委任聯繫: 談律師個人資訊頁面點擊加入LINE帳號 或直接傳送Facebook Messenger私訊談律師,將提供您線上免費初步諮詢答覆。

刑事銀行法案勝訴-梁律師勝訴案例精選17

一、案由 二審法院以被告等6人販售之「CVC會員資格」、「5年現金回饋計畫」、「VIP Asia會員卡」係非法吸金為由,判決被告等6人構成銀行法非法收受存款罪及刑法常業詐欺罪。 二、本律師為被告上訴三審辯護如下: 一般受僱人對於任職公司所推出之產品,如非參與該公司決策之核心主管,當無可能知悉該公司產品來源是否合法或經授權,亦不知其中合約之法律關係為何,因而信賴該公司所推出之產品為合法而予以銷售,此乃常情等旨,且CLD開會、教育訓練之參與人除被告外,尚有同為信託部經理之多位共同被告,則多位共同被告均經判決無罪確定,基於相同事實應為相同認定之法理,被告自應同受無罪之認定,原判決並未具體說明其何以對於具有相同情況之被告分別為不同認定之理由。 原判決以本案不受民事判決見解拘束,獨立審判而認定事實,惟對於民事事件於審理時勘驗CVC網站,輸入會員帳號及密碼,可點選渡假村、飯店、日期等選項之勘驗筆錄,並經被告援引主張 CVC會員有預定渡假村、旅館使用權利之有利證據資料,攸關被告犯罪事實有無之判斷,原判決未說明不予採擇之理由,即有應於審判期日調查之證據漏未調查之違法。 三、案件結果 案經最高法院採納本律師上開主張,並為撤銷原判決發回更審之判決。

部分繼承人偽造分割協議,律師協助爭取權利

緣委任人小美等五姊妹,於某次家族會議時,被其母親小合及弟弟阿明以辦理贈與房地相關事宜,要求其等人提供印章及印鑑證明。孰料小合及阿明原先即欲將父親之遺產,於未經分割協議下,私下進行移轉過戶。其二人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行使偽造之私文書(偽造之分割協議)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意聯絡,委由不知情之代書辦理其父親遺產之過戶事宜…… 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42

▲蘇狀師談刑法

▲蘇狀師談刑法 警員為追捕犯人,駕駛警車鳴笛後,在某路口躲避路人,不幸還是撞傷路人,請問這阻卻事由是緊急避難,還是執行職務的行為? 其實本題題意不清,解題需要自己假設。 題意僅言追捕犯人,究竟是逮捕現行犯還是準現行犯,亦或是執行拘提或羈押,皆未言明。 解析: 端視警方對撞傷路人有無過失(實際上也不可能故意) 一、依法令之行為(刑法第21條第1項) 依刑事訴訟法第88條之規定,主張逮捕現行犯或準現行犯,若符合法律規範的要件,法律效果為阻卻違法,不罰。像本題若要主張依法令的行為,不罰;主張的對象是犯人,而不是路人,要件不合。 二、業務上正當行為(刑法第22條) 業務上正當行為不罰,主張一與主張二,或有重疊,不過主張二者,大多為密醫、從事危險運動的選手,即使符合業務之正當行為,本題所要主張對象是犯人,而不是路人,要件不合。 二、緊急避難(刑法第24條) 若符合緊急避難之要件,法律效果為阻卻違法,不罰。倘若不符合緊急避難的要件,就不得主張阻卻違法而不罰。接下來就是要討論避難過當,而應論以業務過失傷害,法律效果就是得減輕或免除其刑,不阻卻違法。(提示,這題可否主張緊急避難的重要要件,法益權衡,國家司法權的行使大於身體法益?) 要成立緊急避難阻卻違法,要符合下列要件: 客觀要件–避難情狀:要緊急且有危難發生。                    避難行為:要符合適當姓、必要性、                                                 衡平性。 主觀要件–要有避難意識。 主張一、二的法律效果是不罰,沒有所謂過當而得減輕或免除其刑的規定,對本題之警察係較有利的主張依據。但可否通過法律要件之審查,進而主張阻卻違法而不罰,端視符不符要件,而且主張依法令行為或業務上正當行為而不罰的對象像是本題的犯人,而不是路人;依此,題示情形主張一或二不符合法律之要件,不得阻卻違法而不罰。至於緊急避難若涉及無辜之第三人,像題示的路人,還是可主張之,惟是否能阻卻違法而不罰,端視是否符合緊急避難之要件,畢竟涉及無辜之第三人而使之受傷,其非製造緊急危難之來源。 實務上,不管是主張正當防衛或是緊急避難而成立阻卻違法之案件,微乎其微,幾以防衛或避難過當作結。依題意所示,警察涉及業務過失傷害(此係告訴乃論),被害人若提告移送地檢署,可透過和解進而撤回告訴而作結;若無法達成和解,且傷害事證明確者(檢方也不敢輕易地認定成立緊急避難),此時檢方會依業務過失致傷聲請簡易判決處刑或依通常程序起訴,法院審理時也不會貿然認定成立緊急避難,而為無罪判決。很簡單的道理,法院為無罪判決受到之批判會比為避難過當之有罪判決來得大,一方受傷,一方沒受傷,對没受傷之行為人,判決幾個月,得易科罰金,同時宣告緩刑(前提是這個員警有符合易科罰金,同時可宣告緩刑之要件),緩刑期滿,而緩刑之宣告未經撤銷者,其刑之宣告失其效力,這個員警又是好漢一條,這樣的判決雖不滿意,但還能接受,不過像題示之情況,還是透過和解,將民、刑事責任一併解決。從上觀之,主張正當防衛和緊急避難阻卻違法,僅是學術上討論。 參考法條 刑法第21條 依法令之行為,不罰。 依所屬上級公務員命令之職務上行為,不罰。但明知命令違法者,不在此限。 刑法第22條 業務上之正當行為,不罰。 刑法第24條 因避免自己或他人生命、身體、自由、財產之緊急危難而出於不得已之行為,不罰。但避難行為過當者,得減輕或免除其刑。 前項關於避免自己危難之規定,於公務上或業務上有特別義務者,不適用之。 刑法第284條 因過失傷害人者,處六月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五百元以下罰金。 從事業務之人,因業務上之過失傷害人者,處一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一千元以下罰金,致重傷者,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二千元以下罰金。 刑法第287條 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第二百八十一條、第二百八十四條及第二百八十五條之罪,須告訴乃論。但公務員於執行職務時,犯第二百七十七條第一項之罪者,不在此限。 ▲尊重著作權,未經授權或同意,請勿為重製或轉載等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