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程序最新諮詢
2019/12/08 23:32
緩起訴撤銷
2019/11/19 15:26
妨害自由
2019/11/18 17:43
有關於竊盜的事情
2019/11/16 09:35
申請緩刑狀書問題
2019/11/11 20:52 有最佳解答
提告手機遊戲裡的玩家
2019/11/11 11:39
業務侵佔
2019/11/10 04:09
社維法,恐嚇罪
2019/11/03 22:15
此行為構成竊盜罪嗎
2019/10/25 13:41
警察打人
2019/10/20 22:38
關於 刑事撤回告訴狀
2019/10/13 22:36 有最佳解答
刑法第315-1條 妨害秘密罪
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販賣改判幫助施用案例

本人實際承辦的案例 1.臺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105年度上訴字第184號刑事判決: 販賣被撤銷改判幫助施用一審判販賣第二級毒品有期徒刑三年八月, 二審撤銷改判幫助施用第二級毒品,有期徒刑五個月。最高法院一○六年度台上字第四六四號 駁回檢察官上訴 2.臺灣高雄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570號刑事判決,檢察官起訴販賣第一級毒品,法院認定幫助施用第一級毒品,判有期徒刑一年。 販賣與幫助施用的不同: 係為買家利益還是賣家利益?如果是為買家利益,則是幫助施用如果是為賣家利益,則是販賣。但是,係為賣家利益或買家利益,不是靠嘴炮,而是要看證人,尤其是藥腳第一時間於警詢及偵訊中的供述。請注意一點,要證人翻供實務上不會採信證人翻供的言論,除非警、偵訊有不正訊問的情況。所以要用幫助施用作為答辯,要確實是幫買家跑腿,例如買家知道上手係誰,要被告跟上手拿,被告就單純只是壹個工具。如果買家不認識上手,只是單純跟被告買毒品,被告用幫助施用抗辯,反而會被認定有交付毒品之事實,而且不能減刑。一般而言,除非確實與事實相符,否則不會建議用幫助施用抗辯。所以具體的向律師告知正確的事實,律師才能判斷是否能主張幫助施用。這種案例一年沒幾件,正確的判斷事實及適用法律,很重要。  

合夥人結算不清,被訴侵占,律師協助獲判無罪

【案例事實】 委任人被告小陳與小美為夫妻,並且小陳係A旅行社之負責人,自民國91年年中起,即與告訴人阿勝所經營之B旅行社及小郭經營之C公司共同合作招攬旅遊業務,小陳與阿勝共同約定由阿勝預支旅遊業務之投標金及各項墊款與A旅行社,若小陳或小美收取旅遊團費後,則繳回與阿勝核算雙方利潤,且該等段期間內雙方合作關係良好。但民國94年間小陳因公司資金週轉出現問題,曾向阿勝借款週轉,且小陳也簽發支票作為該筆借款之擔保,未料嗣後阿勝卻誣指小陳未將所收受之款項交付予B旅行社,而將其占為己有,另一方面阿勝亦對小陳提出刑事業務侵占之告訴。........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36

常見的吸金、詐欺等金融商品的投資騙局

吸金、詐欺等金融商品的投資騙局 by 談恩碩律師 ( 談律師的法律案內所(法律 • 東京 • 日常) ) ✍🏻近期前來向談律師法律諮詢的案件,清一色數件均是投資騙局,手法亦有許多類似之處,擇其常見手法分享:   🔍初期會給予高額回報,讓投資人在前階段快速受領到報酬後,利用人性之弱點,金額愈投愈多。   🔍通常該類型公司在投資人想要閱覽或是瞭解投資計畫、收益報表等資訊時,會有兩種作法: 1.提供。 並且製作極其精美之投資計畫書、報表等資訊,但刻意將其「化簡為繁」,利用艱深晦澀之術語或數字,以看似專業的外觀來包裝其金融商品。甚至會製造其「有賺有賠」之曲線、數據,但是事實上什麼都是假的。 2.不提供。 就是想盡辦法、用盡話術,能閃就閃、能躲就躲。   🔍協助辦理的業務人員通常會聲稱其亦有參與投資,以增加你的信賴度。被投資的自然人或法人,也往往會製造其人力物力財力雄厚豐碩之外觀,以博取信任。   🔍欲贖回本金或是達到自我設定的停損欲抽身時,對方會想盡辦法留住你,或是以話術或獎金之模式,邀你成為他們的一員,再邀集下線參與。   ———————————————————————— ⚖️相關法律之違反,可能包含銀行法、證券交易法、期貨交易法、公平交易法、刑法等。   👨🏻‍💻最後要說,或許只要有人類存在的一天,類似的龐氏騙局,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試想如果他的套利手法能夠這麼賺,為什麼還要好心分享給你呢?切莫等到徒能拿到一紙債權憑證而無語問蒼天之際,才想給當初的自己狠狠一拳呀👊🏻 →遇到問題,驚覺自己受騙上當之際,建議尋求專業律師諮詢解惑,以保障自我權益。

刑事案件打官司都是三級三審嗎?

打官司都是三級三審嗎? — 簡介刑事不得上訴第三審及其例外 by 談恩碩律師 ( 談律師的法律案內所(法律 • 東京 • 日常) )   ❓關於打官司,以前課本好像有寫,而且常聽到的都是都是「三級三審」(地方法院➡️高等法院➡️最高法院),為什麼律師您說我的案子「原則上」只能到二審呢?       ⚖️以刑事案件(民事訴訟以後介紹)觀之,我們先來看法條的規定: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本文規定:「下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 同條項的第1到7款則規定: 「一、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二、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三百二十一條之竊盜罪。三、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之侵占罪。四、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四十一條之詐欺罪。五、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六、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恐嚇罪。七、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一項之贓物罪。」       🖌為什麼這樣規定? 很簡單,立法者當初在立法的選擇上,在這類刑度、罪名上較輕微的案件,基於節省司法資源之目的,規範這類案件原則上就是只能二級二審終結。 因此,法條所列的各款諸如竊盜、侵占、詐欺等罪,原則上是不能上訴到第三審的,也就是原則上只能走到第二審。       ❗️但是!!! 民國106年7月,司法院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52號解釋,認為上面各款所列的犯罪,如果是「第一審判無罪,第二審撤銷原本第一審有罪判決,第二審並自為有罪判決」(也就是一審無罪、二審變有罪)的這種情形,如果不能上訴到第三審最高法院,判決直接在二審確定的話,等同是「未能提供『至少』一次上訴救濟的機會」,這部分便被宣告違憲了(試想明明就不是多麼窮兇惡極的犯罪,一審沒事,二審突然送我個有罪判決,就因為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的限制,我就直接死在二審不能上訴,大人啊~)。       🔎於是,刑事訴訟法便因此在106年11月修正公布,增訂第376條第1項但書(並配套增訂了第376條第2項、修正第253條及第284-1條),給予被告就其在第二審初次被判有罪時,有上訴第三審的機會⚖️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但書:「但第一審法院所為無罪、免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之判決,經第二審法院撤銷並諭知有罪之判決者,被告或得為被告利益上訴之人得提起上訴。」       💬另外各位朋友可以延伸思考一下,如果上面這些原則上二級二審的案件,是一審有罪、二審無罪(也就是和釋字第752號被宣告違憲部分恰好相反的狀況)時,檢察官可不可以上訴三審呢?

部分繼承人偽造分割協議,律師協助爭取權利

緣委任人小美等五姊妹,於某次家族會議時,被其母親小合及弟弟阿明以辦理贈與房地相關事宜,要求其等人提供印章及印鑑證明。孰料小合及阿明原先即欲將父親之遺產,於未經分割協議下,私下進行移轉過戶。其二人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行使偽造之私文書(偽造之分割協議)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意聯絡,委由不知情之代書辦理其父親遺產之過戶事宜…… 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