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提供SIM卡、門號、提款卡、帳戶的法律風險

生活中可見金融機構、郵局農漁會張貼宣導,甚至三不五時寄發電子郵件提醒千萬不要提供帳戶供他人使用,不管你是用借的、賣的或是被騙的,只要提供帳戶給他人,都有極高的觸法風險,淪為詐騙集團非法使用的人頭   近一兩週,便有因提供帳戶給陌生人,於接獲銀行通知已遭列為警示帳戶,而前來諮詢後續處置對策的幾位朋友,下面切入重點分析其嚴重性 提供帳戶予他人,除可能淪為刑法「#詐欺罪」之幫助犯,更有可能涉犯「#洗錢防制法」 洗錢防制法第2條第2款(民國105年12月28日修正、106年6月28日施行)的修法理由,便將「#提供帳戶以掩飾不法所得之去向 ,例如:販售帳戶予他人使用」列為洗錢行為的一種類型,而依同法第14條,可處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併科新臺幣五百萬元以下罰金(至於論以正犯或幫助犯則是另一回事了)。   至於具體個案是因為「出借」、「販售」,甚至是「受騙」而提供帳戶予他人使用,縱然有些個案的確能夠抗辯成功,但仍然有不少會被認定提供者至少有「#不確定故意」(什麼意思簡單說,地檢或法院會認為現在詐騙宣導隨處可見,提供帳戶給他人,理應有可以預見對方會拿去幹壞事的可能,但你還是提供了)而被起訴甚至定罪的   至於自己真的遇到了(通常都是帳戶被通報為警示帳戶時發現大事不妙),也要勇敢處理與面對,並建議尋求專業協助,身為律師,基本上都是會盡心盡力且本於專業,研究並發掘個案事實對當事人有利之處的   但老話一句,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閒來沒事多看電視看新聞掌握新知、時事,並將自己的身分證件、印鑑、存簿、金融卡信用卡等物當作你的第二條命般看待,相信定能減少誤觸法網或落入上當受騙的風險之中   法律諮詢 談律師資訊頁面點擊加入LINE帳號 或直接傳送Facebook messenger私訊,提供線上免費初步諮詢答覆。

提供帳戶之幫助詐欺案件,爭取不起訴處分成功!~

被告前在大陸地區工作,因而結識大陸地區人民某甲,嗣某甲向被告稱,因疫情關係,需借用被告名下帳戶收受某甲成衣貿易之貨款,被告不疑有他,提供自己名下帳戶幫某甲收受貨款,並代為匯款至某甲指定帳戶, 後經警通報為警示帳戶,移送至桃園地檢署偵辦,被告委託胡律師辯護後,胡律師旋即分析案情,並請被告提供相關有利事證,成功說服承辦檢察官,獲不起訴處分。 (不起訴處分可以參見下列網址) https://who776.blogspot.com/2020/11/blog-post_25.html  

2l4警察局詢問不用委託律師嗎?

到警察局做筆錄,不用委託律師嗎?   孫子兵法: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 濃縮後的意思是:在處理任何戰爭前,最好多盤算,多分析比較。 當警察通知要去做筆錄時,通常意味者當事人要面臨刑事處罰的法律風險,即如果有罪的話,可能面臨罰金、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死刑等法律效果。 針對這麼重要的人生大事,能夠不多盤算、分析及比較嗎? 所以當面臨警察或檢察官通知製作筆錄時,第一件事會建議您先找具有辦理刑事案件經驗及專業的律師諮詢。 專業的律師會分析、推估當事人目前面臨到哪些的處罰的規定?法律要件如何解釋?法律效果為何?之後案件要往何方向答辯?要先準備或保全好哪些證據,來協助釐清?或者要聲請調查哪些證據?並且推測警方及檢察官會詢問的問題。 就最後一點「推測警方及檢察官會詢問的問題」,大家不用誤會,並不是電視新聞或戲劇裏面所提到的惡德律師,要去教當事人怎麼亂講來脫罪。 而是,任何人沒去過警局,是否會緊張呢?當然會。再來,任何人針對過往的事情,是否能清楚記憶呢?當然無法。   但透過律師的協助,可以更完整的回憶,並讓辯護人取得完整的訊息,方便好好處理未來案件的方向,並判斷是要採取有罪答辯?或者無罪答辯。此外,既然已經知道可能的問題,在警察或檢察官詢問時,不會因為緊張或誤會,亂回答問題,導致自己陷於不利的法律地位。   有人說,警察做筆錄,律師在旁邊也不能幹嘛?幹嘛請律師去。   為何會有律師在旁邊陪同?   這就要從多年前的王迎先命案說起,因為當時製作筆錄時,王迎先沒有律師在旁陪同,後來遭受不當取供,王迎先認為自己含冤,當警方押解他外出至現場模擬時,王迎先就跳橋自殺身亡!!結果真正的犯罪者,是李師科。   簡單的說,律師的在場是督促、確保警方製作筆錄及詢問犯罪事實的過程可以符合法律規定。   降低警方脅迫、強暴、或者錯誤引導等不法取供的機會。   筆者曾經陪同當事人前往某偵查機關製作筆錄,製作筆錄空檔,當事人想要抽菸,筆者就陪同當事人到戶外,旁邊有一張桌子,桌子旁坐了另一組司法警察跟犯罪嫌疑人,筆者剛好就聽到其他案件的司法警察向該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說:「你就認一認,這樣才不會被檢察官押,就可以趕快回去啦」,當然他身旁是沒有律師的。   當時決定要不要羈押被告的權限,早就已經改成是法院,不是檢察官說了算!!如果該案件的被告被誤導,然後就亂認了,您應該可以猜得到他的案件後果如何。   其次,當警方在詢問筆錄時,警方有時候會撥放影片或提示證據給犯罪嫌疑人。 證據該如何詮釋?或證據對當事人是有利或不利?都與刑事專業有關。   律師在場,律師有陳述意見之權利,所以律師自然可以就證據方面表示意見。 以筆者經驗,曾經某無辜當事人被警方傳訊,警方認定其為車手,幫助詐欺集團詐領款項。   筆者陪同當事人過去時,警方已經比對被害者的存摺,鎖定被害者的存款是從某銀行的提款機被提領,所以,警方就依存摺上的時間,去跟該銀行調取當時時的ATM錄影畫面,撥放影片,該時間的前後期間內,只有當事人有去提領款項,並無其他人在場,警方就說:這是你啊,對吧?。   當事人不斷喊冤,當事人是去提領自己的帳戶款項,不是去提領被害者的款項。但,如果當事人自己去時,當下可能也會傻眼,確實只有我提款,也不知道如何解釋。   但筆者先前已經請當事人準備及調取他提領自己款項的相關證據,所以,仔細看了一下被害者存摺的提款時間,以及比對當事人的提款時間,其實二者不同,所以,筆者跟警方表示:就跟手錶一樣,每個人的設定時間未必都是正確,或者也有可能有誤差,每間銀行針對時間的設定也會不一樣。   要不怎麼會當事人當天只去該提款機提款一次,他提款的時間跟被害者的提款時間完全不同。   警方看了看,表示願意再去調查。   相較於警方一開始的鎖定,到嗣後的協助釐清,律師的在場,更可以幫助當事人維護法律上權益。   因此,不要再說,到警察局做筆錄,不用委託律師了! 林岡輝律師 109.01.31

刑事妨礙投票案勝訴-梁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9

一、案由 檢察官認定被告A、G與被告B、C、D、E、F共謀,為投票給被告A而虛遷戶籍,並對被告A、B、C、D、E、F、G等7人提起公訴。 二、本律師同時受被告B、C、D、E、F、G六人委任,為六位被告辯護如下: (一)另案民事確定判決已明確認定被告B、C、D、E、F並無虛遷戶籍之情事。 (二)被告B及C是因為跟家人不合等原因而遷戶籍,且他們也有居住在該戶籍地的事實,他們實際上是在遷戶籍之後才知道被告A要選里長,所以難任渠等主觀上是為了支持被告A而遷戶籍。 (三)被告E當初是為了享用更為優渥的社會福利才遷戶籍,且被告E遷戶籍的時間距離本件選舉日達1 1個月之久,不能單憑1 1個月前遷戶籍的紀錄就認為這個遷戶籍與被告A有關,且實際上被告A與被告E沒有親屬關係,也不是被告A的競選團隊成員,應認被告E遷戶籍事實與被告A無關。 (四)被告D及F當初是為了子女學區考量及其他正當原因遷戶籍,與虛偽製造投票權無關,且實際上被告D、F與被告A無親屬關係,也非被告A競選團隊的成員,應認被告D、F遷戶籍與被告A無關。 (五)被告D、F既然沒有構成虛遷戶籍之情事,且刑法第146條犯罪主體係限定遷移戶籍取得投票權之人,故該未有遷移戶籍的被告G當然不構成犯罪。 三、案件結果 案經台灣桃園地方分院採認本律師上開辯護主張,並為六位被告均無罪之判決。

刑事案件打官司都是三級三審嗎?

打官司都是三級三審嗎? — 簡介刑事不得上訴第三審及其例外 by 談恩碩律師 ( 談律師的法律案內所(法律 • 東京 • 日常) )   ❓關於打官司,以前課本好像有寫,而且常聽到的都是都是「三級三審」(地方法院➡️高等法院➡️最高法院),為什麼律師您說我的案子「原則上」只能到二審呢?       ⚖️以刑事案件(民事訴訟以後介紹)觀之,我們先來看法條的規定: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本文規定:「下列各罪之案件,經第二審判決者,不得上訴於第三審法院。」 同條項的第1到7款則規定: 「一、最重本刑為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專科罰金之罪。二、刑法第三百二十條、第三百二十一條之竊盜罪。三、刑法第三百三十五條、第三百三十六條第二項之侵占罪。四、刑法第三百三十九條、第三百四十一條之詐欺罪。五、刑法第三百四十二條之背信罪。六、刑法第三百四十六條之恐嚇罪。七、刑法第三百四十九條第一項之贓物罪。」       🖌為什麼這樣規定? 很簡單,立法者當初在立法的選擇上,在這類刑度、罪名上較輕微的案件,基於節省司法資源之目的,規範這類案件原則上就是只能二級二審終結。 因此,法條所列的各款諸如竊盜、侵占、詐欺等罪,原則上是不能上訴到第三審的,也就是原則上只能走到第二審。       ❗️但是!!! 民國106年7月,司法院大法官作成釋字第752號解釋,認為上面各款所列的犯罪,如果是「第一審判無罪,第二審撤銷原本第一審有罪判決,第二審並自為有罪判決」(也就是一審無罪、二審變有罪)的這種情形,如果不能上訴到第三審最高法院,判決直接在二審確定的話,等同是「未能提供『至少』一次上訴救濟的機會」,這部分便被宣告違憲了(試想明明就不是多麼窮兇惡極的犯罪,一審沒事,二審突然送我個有罪判決,就因為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的限制,我就直接死在二審不能上訴,大人啊~)。       🔎於是,刑事訴訟法便因此在106年11月修正公布,增訂第376條第1項但書(並配套增訂了第376條第2項、修正第253條及第284-1條),給予被告就其在第二審初次被判有罪時,有上訴第三審的機會⚖️ 刑事訴訟法第376條第1項但書:「但第一審法院所為無罪、免訴、不受理或管轄錯誤之判決,經第二審法院撤銷並諭知有罪之判決者,被告或得為被告利益上訴之人得提起上訴。」       💬另外各位朋友可以延伸思考一下,如果上面這些原則上二級二審的案件,是一審有罪、二審無罪(也就是和釋字第752號被宣告違憲部分恰好相反的狀況)時,檢察官可不可以上訴三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