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刑事賭博罪、經營違法夾娃娃機台案辯護勝訴-成功爭取緩刑

一、檢察官起訴認定:被告明知未依電子遊戲場業管理條例之規定,向主管機關辦理電子遊戲場業營業級別證者,不得經營電子遊戲場業,竟未依該條例規定辦理上開事項,並基於違反上開條例及賭博之犯意,將電子遊戲機臺,擺放在oo區oo路,供不特定人把玩,而經營電子遊戲場業,以任由不特定人以硬幣10元投入上開電子遊戲機內,操縱搖桿以經調整爪把力度之爪把夾取紙碗,若把玩者抓得紙碗,可得其內之商品;若把玩者未抓得紙碗,其所投入之硬幣由遊戲機沒入,而以此方式與不特定人賭博財物。 二、經由高律師協助辯護,搜尋近30多件的高等法院、地方法院判決後,成功說服法官,給予被告緩刑。後續只要緩刑期滿未被撤銷,法院刑之宣告失其效力,等於將來亦不會留下前科。

販賣毒品犯罪之三大無罪辯護方向整理

一般毒品犯罪嫌疑人會被緝獲,大部分是因為:1.購買者檢舉上游買家、2.在監聽過程中發現、3.警方自己的情資。    因此實務上,據以認定構成毒品犯罪的證據,大多可能會有下列證據: 1.監聽的錄音、 2.搜索扣押時所扣的證據,比如說:夾鏈袋、磅秤、大量的毒品、吸食器等。 3.檢舉者或毒品購買者的供述、 4.共犯之供述 5.犯罪嫌疑人本身之供述。    要爭取無罪判決者,依筆者過往之辦案經驗,可以考慮以下幾個方向:    1.取得證據是否合法?    如警察或檢察官所取得之證據屬於非法取得,不管是非法搜索扣押、或是非法監聽、抑或是違反被告或證人的自由意願所取得之供述證據,有機會請法院排除該證據。    此外,在檢舉者或購買者之指認過程,是否符合法律之要求,亦有影響渠等供述是否得做為證據之可能。    認定犯罪與否,需要仰賴證據,如果經法院認為檢方或警方採證程序不合法,並排除證據者,當事人自有因為欠缺證據,獲判無罪的機會。    2.彈劾檢舉或購買者的供述:    法院實務見解認為檢舉或購買毒品供出上游之供述是否可信?要有其他證據補強供述,不能夠單憑其供述判斷。    因此,在為當事人辯護時,如何審視卷內證據是否充足?以及有那些事實可以削弱敵性證人供述之可信度,這當然是必須與當事人詳加思考與討論之方向。    3.說明錄音的內容:    購買毒品之過程,常會有使用暗號或暗語,究竟上開暗號、暗語是否確實為毒品?如非毒品,是否有合於經驗法則之解釋?此亦有與當事人討論之必要。    以上為筆者辦理毒品案件之部分心得,謹整理如上。    高雄律師 林岡輝律師 109.04.30 *本文章僅為筆者過往案例之心得整理,非針對個案之建議或意見,如有實際案件,應委託律師就具體個案諮詢* *毒品案件如於偵查及審判階段均自白犯罪,得減輕其刑,反之,偵查或審判中未坦承犯行者,無法減刑,故不宜單憑此文決定辯護方向*

刑事妨害名譽案勝訴-梁律師勝訴案例精選27

一、案由 原審以被告與告訴人有嫌隙之情,及告訴人亦因被告所言「瘋婆子」等言而辭職,採認告訴人指述而為被告有罪之諭知,案經被告委任本律師提起上訴。 二、本律師為被告辯護如下: (一)當時證人面向被告, 而告訴人背向被告,足認被告當初向證人稱:「不像有人像瘋婆子一樣…像告訴人就知道,我只是在和你(按指證人 ) 講剛剛那個態度而已」時,係針對面向被告之證人所為之陳述,並非係與背向被告之告訴人交談,且實際上,從被告前開言詞之前後文觀之,亦無從認定其係明示或暗示告訴人像瘋婆子一樣。 (二)被告當時表示「不像有人像瘋婆子一樣」, 而被告當時之位置幾近與證人平行,而站立於證人左方 ,視線朝向告訴人背面,則被告上開話語,有可能係向站立於被告右方之證人表示,亦有可能係向視線所望之告訴人表示,從而,被告是否係向告訴人表示「不像有人像瘋婆子一樣」等語,即屬有疑。 (三)被告與告訴人所在之辦公室需經刷卡或公司人員開門始得進入,為封閉狀態之空間,人數不會隨時間增減,亦無須經相當時間,即得計算確認在場人數,故上開辦公室之封閉空間顯非具有刑法上公然侮辱罪規範之不特定人得以共見或共聞之狀況,且案發當時辦公室僅有被告、告訴人及證人共 3 人,與特定多數人應為5 人以上之要件不符。 三、案件結果 案經台灣高等法院台中分院採認本律師上開辯護主張,撤銷原判決,並改判被告無罪。

2l4警察局詢問不用委託律師嗎?

到警察局做筆錄,不用委託律師嗎?   孫子兵法: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 濃縮後的意思是:在處理任何戰爭前,最好多盤算,多分析比較。 當警察通知要去做筆錄時,通常意味者當事人要面臨刑事處罰的法律風險,即如果有罪的話,可能面臨罰金、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死刑等法律效果。 針對這麼重要的人生大事,能夠不多盤算、分析及比較嗎? 所以當面臨警察或檢察官通知製作筆錄時,第一件事會建議您先找具有辦理刑事案件經驗及專業的律師諮詢。 專業的律師會分析、推估當事人目前面臨到哪些的處罰的規定?法律要件如何解釋?法律效果為何?之後案件要往何方向答辯?要先準備或保全好哪些證據,來協助釐清?或者要聲請調查哪些證據?並且推測警方及檢察官會詢問的問題。 就最後一點「推測警方及檢察官會詢問的問題」,大家不用誤會,並不是電視新聞或戲劇裏面所提到的惡德律師,要去教當事人怎麼亂講來脫罪。 而是,任何人沒去過警局,是否會緊張呢?當然會。再來,任何人針對過往的事情,是否能清楚記憶呢?當然無法。   但透過律師的協助,可以更完整的回憶,並讓辯護人取得完整的訊息,方便好好處理未來案件的方向,並判斷是要採取有罪答辯?或者無罪答辯。此外,既然已經知道可能的問題,在警察或檢察官詢問時,不會因為緊張或誤會,亂回答問題,導致自己陷於不利的法律地位。   有人說,警察做筆錄,律師在旁邊也不能幹嘛?幹嘛請律師去。   為何會有律師在旁邊陪同?   這就要從多年前的王迎先命案說起,因為當時製作筆錄時,王迎先沒有律師在旁陪同,後來遭受不當取供,王迎先認為自己含冤,當警方押解他外出至現場模擬時,王迎先就跳橋自殺身亡!!結果真正的犯罪者,是李師科。   簡單的說,律師的在場是督促、確保警方製作筆錄及詢問犯罪事實的過程可以符合法律規定。   降低警方脅迫、強暴、或者錯誤引導等不法取供的機會。   筆者曾經陪同當事人前往某偵查機關製作筆錄,製作筆錄空檔,當事人想要抽菸,筆者就陪同當事人到戶外,旁邊有一張桌子,桌子旁坐了另一組司法警察跟犯罪嫌疑人,筆者剛好就聽到其他案件的司法警察向該案件的犯罪嫌疑人說:「你就認一認,這樣才不會被檢察官押,就可以趕快回去啦」,當然他身旁是沒有律師的。   當時決定要不要羈押被告的權限,早就已經改成是法院,不是檢察官說了算!!如果該案件的被告被誤導,然後就亂認了,您應該可以猜得到他的案件後果如何。   其次,當警方在詢問筆錄時,警方有時候會撥放影片或提示證據給犯罪嫌疑人。 證據該如何詮釋?或證據對當事人是有利或不利?都與刑事專業有關。   律師在場,律師有陳述意見之權利,所以律師自然可以就證據方面表示意見。 以筆者經驗,曾經某無辜當事人被警方傳訊,警方認定其為車手,幫助詐欺集團詐領款項。   筆者陪同當事人過去時,警方已經比對被害者的存摺,鎖定被害者的存款是從某銀行的提款機被提領,所以,警方就依存摺上的時間,去跟該銀行調取當時時的ATM錄影畫面,撥放影片,該時間的前後期間內,只有當事人有去提領款項,並無其他人在場,警方就說:這是你啊,對吧?。   當事人不斷喊冤,當事人是去提領自己的帳戶款項,不是去提領被害者的款項。但,如果當事人自己去時,當下可能也會傻眼,確實只有我提款,也不知道如何解釋。   但筆者先前已經請當事人準備及調取他提領自己款項的相關證據,所以,仔細看了一下被害者存摺的提款時間,以及比對當事人的提款時間,其實二者不同,所以,筆者跟警方表示:就跟手錶一樣,每個人的設定時間未必都是正確,或者也有可能有誤差,每間銀行針對時間的設定也會不一樣。   要不怎麼會當事人當天只去該提款機提款一次,他提款的時間跟被害者的提款時間完全不同。   警方看了看,表示願意再去調查。   相較於警方一開始的鎖定,到嗣後的協助釐清,律師的在場,更可以幫助當事人維護法律上權益。   因此,不要再說,到警察局做筆錄,不用委託律師了! 林岡輝律師 109.01.31

夫長年家暴,律師協助獲判離婚、賠償費及財產分配共500餘萬元

委託人阿春於民國66年間與相對人阿清結婚,並育有五名女兒,均已成年。於民國96年間,阿春發現罹患癌症,於醫院進行治療期間,皆由五名女兒照顧及負擔相關醫療費用,相對人阿清均置之不理。另於夫妻結婚逾30餘年這段期間,阿清先後多次對阿春為肢體暴力及言語辱罵恐嚇等等行為,阿清之行為顯已構成不堪同居之虐待。更有甚者,阿清未經阿春同意,擅以阿春為保證人向金融機構貸款數十萬元,阿春曾委請律師發函與阿清請求變更保證人,但阿清不僅堅持不肯辦理外,亦寄發信函予阿春及五名女兒與以恐嚇,造成阿春及女兒們身體上及精神上不可忍受之痛苦,故阿春決定與阿清結束該段夫妻關係。........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