刑事犯罪相關案例分享
性侵害案件一~三審辯護,全部無罪

當事人○○○女兒遭學校老師懷疑受到性侵害通報社會局,旋即遭到安置,當事人○○○更因此被檢察官以性侵害罪名起訴,經律師積極辯護,一、二審均獲判無罪,經檢察官上訴最高法院,並發回更審,但經律師積極辯護仍然獲判無罪而告確定。

少年初嘗禁果,律師協助獲責付

委託人阿明之兒子小武就讀國中2年級時(滿14歲未滿15歲),品學兼優為學校籃球隊風雲人物,隔壁班同學小婷(滿14歲未滿15歲)與小武交好,多次於學校廁所及小武家中為性交行為,經小婷告知班上同學,班上同學告知師長,由小婷父母提出強制性交告訴後,將本件送少年法庭審理........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66

販賣第三級毒品案獲無罪判決

✍同維法律事務所當事人簡○○替桃園市○○區○○路○○ 段○○ 號○○旅館為修繕工作,偶爾暫住於○○旅館,因○○旅館人員遭指涉販賣第三級毒品咖啡包給他人施用,本所當事人簡○○亦受牽連,並經檢察官一同起訴共同販賣第三級毒品之重罪【#7年以上有期徒刑】。 ✍✍經本所律師研究分析本案後,發現A證人雖有指訴本所當事人簡○○有交付第三級毒品給他,但A證人之證詞前後不一。況且,縱本所當事人簡○○有交付物品給A證人,但是本案亦無相關證據可佐證簡○○所交付的東西是第三級毒品,所以在未能確定交付之物品是否為第三級毒品之情況下,實不能直接認定本所當事人簡○○有販賣第三級毒品之行為【#檢察官未盡舉證責任】。 ✍✍✍法院最後亦接受辯護人之主張,並以「本案未扣得相關『毒品咖啡包』可供檢驗,實難遽認其成分確實包括毒品危害防制條例所規範之毒品,是該等咖啡包內容物是否確有公訴意旨所指愷他命成分,則仍存在合理懷疑,而不足為簡○○販賣第三級毒品之認定」為理由,判決本所當事人簡○○無罪【#無罪推定原則】。 👉法律小知識 📌在刑事案件中,基於「無罪推定原則」,被告本來就沒有證明自己無罪之義務,反而是檢察官須積極提出證據,並指出其證明之方法,用以說服法院,使法官「確信」被告構成犯罪,這是所謂檢察官的舉證責任【#實質舉證責任】,反之,如果檢察官沒有辦法提出證據證明被告犯罪,基於無罪推定原則,法院就應該判決被告無罪。 📌📌在承辦刑事案件的經驗中,常常遇到當事人劈頭就問「我現在要怎麼證明自己清白」,律師通常都會跟當事人說「先緩緩」【#先不要】,因為要處理這個問題前, 當事人應該要先想想「檢察官要如何證明你有罪」?如果檢察官都還沒有辦法證明當事人有罪,當事人實在沒有義務一股腦兒提出相關證據來證明自己無罪,否則在案情不明之偵查階段,亂槍打鳥非常可能旁生枝節,對當事人而言,絕非有益【#多做可能多錯】。 🎯同維法律事務所提醒您,如果不幸遭遇法律問題,請儘速尋求專業律師從旁協助、分析利弊,並探求對您最有利的解決方式,這樣才能將訴訟風險降到最低。 ------------------------------------------ 【同維法律事務所 T&W Attorneys-at-Law】 ☎電話:(03)356-3731 📩信箱:twattorneyatlaw@gmail.com 更多法律資訊,請點擊連結前往官網 ➡www.twlawyer.tw

到警察局做筆錄,不用委託律師嗎??

孫子兵法: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無算乎! 濃縮後的意思是:在處理任何戰爭前,最好多盤算,多分析比較。 當警察通知要去做筆錄時,通常意味者當事人要面臨刑事處罰的法律風險,即如果有罪的話,可能面臨罰金、拘役、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死刑等法律效果。 針對這麼重要的人生大事,能夠不多盤算、分析及比較嗎? 所以當面臨警察或檢察官通知製作筆錄時,會建議您先找具有辦理刑事案件經驗及專業的律師諮詢。 專業的律師會分析、推估當事人目前面臨到哪些的處罰的規定?法律要件如何解釋?法律效果為何?之後案件要往何方向答辯?要先準備或保全好哪些證據,來協助釐清?或者要聲請調查哪些證據?並且推測警方及檢察官會詢問的問題。 就最後一點「推測警方及檢察官會詢問的問題」,大家不用誤會,並不是電視新聞或戲劇裏面所提到的惡德律師,要去教當事人怎麼亂講來脫罪。 而是,任何人沒去過警局,是否會緊張呢?當然會。再來,任何人針對過往的事情,是否能清楚記憶呢?當然無法。   但透過律師的協助,可以更完整的回憶,並讓辯護人取得完整的訊息,方便好好處理未來案件的方向,並判斷是要採取有罪答辯?或者無罪答辯。此外,既然已經知道可能的問題,在警察或檢察官詢問時,不會因為緊張或誤會,亂回答問題,導致自己陷於不利的法律地位。 以下內容請參閱: https://leolinlawyer.com/police_lawyer/  

部分繼承人偽造分割協議,律師協助爭取權利

緣委任人小美等五姊妹,於某次家族會議時,被其母親小合及弟弟阿明以辦理贈與房地相關事宜,要求其等人提供印章及印鑑證明。孰料小合及阿明原先即欲將父親之遺產,於未經分割協議下,私下進行移轉過戶。其二人共同基於意圖為自己不法所有、行使偽造之私文書(偽造之分割協議)及使公務員登載不實之犯意聯絡,委由不知情之代書辦理其父親遺產之過戶事宜…… https://www.alicelaw.com.tw/cases_content.html?n=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