侵權最新諮詢
台電公司大觀電廠管理的南投縣仁愛鄉武界壩附近,今凌晨發生在栗栖溪河床露營的3大2小共5人被暴漲溪水沖走的意外,目前已尋獲其中7歲男童等3人遺體。台電發言人表示,台電沒有啟動閘門,初步判定是電動閘門故障釀禍。請問: 1、台電人員是否屬於國賠法之「公務員」?「公共設施」和「公務員」兩者如何成立國賠要件? 2、若閘門故障原因與台電人員有關,受害家屬是要依「課予義務訴願、怠於執行職務之訴、行政訴訟法第7連帶請求國家賠償」,還是依「國家賠償法」、走「民事訴訟」途徑尋求賠償? 是否有「第一次權利保護優先原則」問題? 又或依釋字758號解釋:縱兩造攻擊防禦方法涉及公法關係所生之爭議,亦不受影響? 3、有律師指出應以《民法》侵權行為的規定去起訴台電公司?此與「國家賠償法」尋「民事途徑」,其兩者「民事訴訟」有何不同?
2020/09/06 17:38 和解交涉
不當得利
請問如果診斷書是一級殘廢,但保險公司96年一月只賠償第三級殘保險金,並且我是直到108年5月才發現,因為向保險公司求償少賠的兩級殘廢保險金差額,但遭拒賠,而 拒賠的理由是以強保法第14條 消滅時效拒絕賠償,這樣我可以主張民法197條,179條以不當得利向法院提告求償嗎,因為不當得利請求權是民法125條,請求時效為15年, 民法179條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雖有法律上 之原因,而其後已不存在者,亦同。 民法197條: 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有侵權行為時起,逾十年者亦同。 損害賠償之義務人,因侵權行為受利益,致被害人受損害者,於前項時效完成後,仍應依關於不當得利之規定,返還其所受之利益於被害人。 民法》第179條( 不當得利之要件及效果) 無法律上之原因而受利益,致他人受損害者,應返還其利益。 雖有法律上之原因,而其後已不存在者,亦同。 ※記憶重點: * 民事「損害賠償請求權」之「消滅時效」為「2年~10年」; * 另可請求返還「不當得利」,其「消滅時效」為「15年」。 我可以因保險公司少賠,以不當得利請求返還嗎
2020/09/06 12:31 著作權
英文字幕逐字文稿,公開出售
您好 想請問將英文電影或是英文影集的字幕攥寫成逐字文稿,並將其公開出售,有侵權、違法的問題嗎?
2020/09/04 21:39 其他
自有品牌電商贈品問題
請問若自己透過網路買書籍作為自有品牌產品的贈品,是否有侵權問題?
請問若自己透過網路買書,當作自有品牌產品的贈品,是否有侵權問題?
2020/09/03 09:11 人身保險 有最佳解答
請求權時效消滅問題
請問如果94年3月2日車禍,但現在才發現96年1月24日有一筆交易記錄,因此如果我因96年一月的侵權行為受到債務不屢行損害賠償請求權的無權代理,締約過失損害賠償,這樣是不是就符合15年的時效內呢
敬啟者: 敬告XXX女士,明知XXX為有配偶之人,竟基於相姦犯意,與民國108年始引诱XXX開始曖昧不清後與其在不同地點發生數次性交行為甚至公开同居以老公老婆互称,渠等交往互動已超越一般同事,異性朋友往來分際,侵害XXX配偶XXX配偶權,妨害家庭情節重大,本人已於前揭侵權事實,但XXX仍執迷不悟外掛在本人婚姻之內。一再慫恿威脅用盡手段慾使我夫妻感情破裂,使XXX强制离家并欲使其脫離家庭,敬告XXX女士於函到之日不遲於109年9月10日20:00與XX女士簽署切結書。並於本函到之日起,不再與XXX有任何聯繫或互動,包括但不限於言語交談,通訊軟體信息及通話,簡訊,視訊,牽手,擁抱,性行為等。 勿再以工作為由插足本人婚姻,如有因工作公開私下出現任何往來行為,若超出一般友誼,本人則徑行與貴司董事長XXX副總XXX直接確認後徑行提告。 勿再以任何理由,讓自己的兒子媽媽接觸本人之配偶,否則將對其中已成年人士徑行提告其與XXX女士合意合謀使本人之配偶脫離家庭。停止或因第三者欲上位之圖謀蓄意接觸XXX和XX以及血親或親密關係之人之行為。刪除在一切公開私下的網絡以及場合出現的任何與我配偶相關的信息事物或可將兩人聯繫到一起的關聯事件物品以及並即刻停止任何對本人任何方式的挑釁示威傷害等侵權行為。 本人保留所有民刑事請求及追訴權利,若於函到之日起XXX未能按本函所有內容執行,本人將徑行提告,希勿自誤為禱。
請問如果被害人車禍造成無法行為能力意識表示者,但保險公司沒照程序讓沒有監護權的代理人,領取被害人的醫療,及殘廢保險金,因此真正的監護人無法代理被害人領取相關賠償保險金,並還自行付擔13年看護費,完全沒有領取任何賠償,如果保險公司說時效已經超過侵權行為的十年請求權,並也說超過民法125條的15年請求權時效,那我是不是能主張瑞士債務法第109條第二項契約消滅損害賠償請求權的30年請求權時效,可以這樣主張嗎?
一、車禍發生日期: 109/6/6 二、當下雙方是否有人受傷,有無驗傷: 無受傷 三、當下是否有報警、做筆錄、現場是否被破壞: 有報案, 無筆錄, 現場無破壞, 我方有前後行車紀錄器 四、雙方是否有保險、有無聯絡保險公司: 我方車損部分由我方車體險已賠付完畢 五、事實經過: 我方行經十字路口時停等禮讓行人, 車輛遭對造車輛由後方追撞受有車損, 進場維修40天, 維修費用我方已出險由我方保險理賠, 車輛登記持有人是家人, 事故當下駕駛人為本人 六、問題: 我向對造提起侵權行為損害賠償, 主張維修40天因車輛無法使用受有所失利益, 證據我有提供事故聯單, 我方前後行車紀錄器, 車輛維修照片, 與車輛維修工單證明車輛進廠維修期間, 並列出目前同等級車輛的租車行情6家業者價格平均價格, 但因家中還有其他車輛可使用足以維持原日常生活所需, 所以並沒有實際去外租車 1. 所失利益原因事實除了上述事故事實經過, 以及維修單據照片, 以及租車行情, 是否已足以說服法官我有受所失利益的事實? 2. 已同等級車輛之租車行情是否可以作為所失利益的參考價值? 3. 維修期間車輛無法使用之損害, 是否等同於車輛事故所致之維修費用所產生之債權? 提起民事告訴是否也需要登記車輛所有之家人將損害賠償請求權轉讓予我? 若請求權轉讓予我後還需要填寫民事委任書嗎?
2020/08/13 01:54 商標權
起訴書內容異議
事實經過: 本人在107年間於社群網路看見有人販售玩具公仔進而購買給孩子玩,並於同年12月在大陸地區網站搜尋到同款商品購買後於購物網站販售,本人知道盜版商品不得聲稱正版故標明為副廠商品,卻不知不得販售,原因(一)本人也在網路購買商品後才得知有這項商品可販售。原因(二)本人曾在購物網站刊登販售遙控車系列商品遭蝦皮無預警下架處理,詢問後得知未標明NCC字號不得販售。呈以上兩點誤以為未被蝦皮下架之商品皆可販售,但警方上門表明來意時本人就立刻下架所有侵權之商品,本人知道不知者無罪不適用法律上,所以於警局做筆錄及檢察官詢問時虛心表明認罪,本人是單親家庭從小無父母陪伴教導,由於隔代教養導致許多知識不足,連高職學歷都是在26歲時才去夜校補足,當自己小孩3個月大時成了單親媽媽,決心補足自己年幼時無父母陪伴在旁的缺憾而自行在家照顧尚未就讀幼兒園的小孩,無閒暇時間外出工作才在網路販售商品賺取微薄利潤,經由檢察官詢問有無低收證明後得知可以申請便立刻到公所詢問辦理並取得中低收入證明,由於本人秉持著只要足夠與孩子生活的理念,販售之盜版商品也是獲取微薄利潤並無暴利之行為,刊登商品一年的時間裡淨利只有23464元,而且網路販售商品有囤貨風險,單盜版商品囤貨扣除淨利仍虧損45940元。調解庭已與廠商談和解。 檢察官起訴書裡提到,被告因違反商標法已經偵查終結,認應提起公訴,並侵害商標權之犯罪所得83770元請依規定沒收或追繳之 問題: 起訴書裡的犯罪所得並無扣除成本,這個部分是否能在議論?若可以議論是要寫陳情書、上訴書還是甚麼?是要去信向檢察官提出異議,或是等如有簡易判決或是法院時才提出異議?
先前公司收到一家資訊公司來電 說明我們臉書上的一張圖片有侵權 跟我們談合作方案 下為方案內容: 1、光碟方案 費用為 $35,000(含稅) 將會提供這張光碟圖片的永久授權書 等等...之類 如果不談合作 就由他們公司法務來做提告 但一開始我們並非故意轉貼文章 我想詢問 1. 他說要找公司負責人處理~但公司負責人已經換人了! 臉書使用者是我在使用 2. 這樣是否真的有侵權及有違法呢? 謝謝您們回應
原本請A設計公司幫我設計一款logo並簽了合約 合約上寫道「乙方不得將本著作轉售權第三人利用」結果我跑去找B印刷廠幫我印製了帶有A公司設計的Logo 但我並沒有販售以及貼在任何商品上 但對方說要告我侵權
事實經過:我們公司有賣食品類的商品,於是我就以正常管道像客人一樣在專櫃上購買正常價格(有參加百貨活動所以購得的單價較低),然後在網路上的蝦皮以及拍賣轉售從中賺取微薄利潤,但公司近期在調查是否有公司內部人員購買,並威脅抓到要提告。 問題::1.因為我用正常管道(EX.百貨公司),購買自己公司的產品在蝦皮、拍賣轉售會有違法的問題嗎?因為公司說要提告,但我是依客人角度去購買的,買的也是公司規定的價格,想問說公司可以依哪條法律提告。 2. 之前也威脅說要提告破壞市場價格,請問會成立嗎? 2.我在網路販賣的商品會有侵權問題嗎?(都是正品) 再麻煩律師您了,謝謝您
2020/07/24 05:52 民事侵權
肖像權
對方未經允許,私自從Facebook 下載照片傳給別人,是否侵權?可否要求損害賠償?
律師您好,本人想開一間自助洗衣店,加盟廠商【歐日洗衣設備】商標為ODAY,店名打算使用【ODAY-洗衣吧】,但市場上已有一間知名連鎖自助洗衣【SESA-洗衣吧】,一樣是自助洗衣。 問題:請問相同產業,商標不同,但中文相同,是否會有侵權問題?
2020/07/16 00:57 人身保險
應主張什麼條例作為請求權基礎
家人還沒過世之前,就已經申請的強制險殘廢保險金,如果當時申請就已經完全符合第一級殘,但保險人只理賠第三級殘,少賠兩級,這樣如果當事人已經過世,並家人現在才發現,這樣可以由受益人向保險人要求領回死者家屬生前應該領到,卻因保險人過失等級少賠2級,才沒領到的保險金嗎,並請問應該主張侵權的損害賠償,或是主張不當得利,還是主張回復繼承請求權,請問應該怎麼主張最洽當呢???
2020/07/07 14:09 商標權
商標授權
僅持有商標授權委託書可以找代工廠印製商標嗎?代工廠是否有侵權疑慮?
2020/07/05 23:32 民事侵權
情侶金錢與寵物糾紛
甲方與乙方交往(兩年) 2018年甲方朋友贈與甲方一隻貓在甲乙雙方再一起的時候(但甲方朋友因有事而無法照顧生產母貓並交給甲方代為送去診所看診(看診費由乙方出) 如今乙方聲稱他是用看診費2000購買甲方朋友母貓生的小貓(重點) 其中甲乙雙方在2019年分手甲乙雙方爭論貓的所有權並沒有結果也沒有分清楚但貓由甲方帶走也在甲方名下 一年後乙方說甲方願意給她一隻小貓作為兩千補償(但甲方並不同意)也沒有證明甲方說過 並以甲方賴皮不認帳來要求甲方還回母貓或者等同價錢的寵物 不然就要提告 其中他與甲方第一次溝通不成 甲方因為與乙方討論事情一直以來都沒解果 不願意與乙方鬼打牆 乙方跑去找甲方姐姐理論 並且還找甲方的父親評理 其中甲方父親與乙方達成共識以兩千元解決這件事情 甲方同意並且要求以方給予戶頭要匯款兩千元 但乙方聲稱甲方如果要用錢來解決這事情 並要求甲方給予甲乙雙方交往中乙方刷卡買給甲方的椅子的錢(2018年買的)並訴說是借給甲方的 但乙方交往中曾有說過以買便當或者幫她陪養遊戲帳號賣掉後還就可以了(遊戲帳號當初乙方說願意給甲方一半的金額但甲方未收取半毛是因為要還與椅子的銭) 以上乙方要求侵權寵物與金錢糾紛提告
您好,前些月承接外包案件時替客戶書籍繪製配圖(無簽約),對方要求親手繪製,未告知詳細用途,但礙於價格成本考量部分應用素材後製:前景主體為親手繪製,背景應用外國素材網站freepik所下載的免費商用素材(圖片下方有標註Free for personal and commercial purpose with attribution)調整後使用(這部分未特別告知對方)篇幅約佔1/3。對接完沒問題結案後時隔多月對方告知欲進行出版販售(我並不知情),並註冊該配圖的書籍,且已印刷完成,之後卻發現該書有使用免費素材,有侵權嫌疑,並要求退還該書籍配圖的外包酬勞及賠償印刷前後費用及人事費用損失,若不賠償即走法律程序。 有幾項問題想要煩請詢問: 1. 素材網站所提供之免費商用素材應用於書籍配圖背景後製,該書籍出版後是否侵權? 2. 未簽約,僅使用通訊軟體對接執行接案,結案後之使用所發生的問題是否能夠究責? 3. 若走上法律程序,對方可能會告什麼? 謝謝您。
2020/06/07 07:08 損害賠償
被告三人分別賠償原告多少
臺灣高雄地方法院民事判決      108年度重訴字第196號 原   告 李Oo 訴訟代理人 王Oo 律師       李Xx       徐oo 被   告 陳oo   訴訟代理人 楊oo律師       謝Oo       林Oo 上列當事人間請求侵權行為損害賠償事件,本院於民國109年5月 6日言詞辯論終結,判決如下: 主 文 被告陳Oo應給付原告李Oo新臺幣壹仟壹佰參拾伍萬柒仟貳佰 零參元,及其中新台幣陸佰玖拾玖萬陸仟零伍拾肆元自民國一0 八年六月十三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另其中新台幣肆佰參拾陸萬壹仟壹佰肆拾玖元,自民國一0九 年二月十五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 被告陳oo應給付原告李xx、徐xx各新臺幣捌拾萬元,及均 自民國一0八年十一月六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 計算之利息。 原告其餘之訴駁回。 本判決第一項於原告李oo以新臺幣參佰萬元為被告陳oo供擔 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陳Oo如以新臺幣壹仟壹佰參拾伍萬柒 仟貳佰零參元為原告李oo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本判決第二項於原告李Xx、徐oo各以新臺幣捌萬元為被告陳 Oo 供擔保後,得假執行,但被告陳oo如各以新臺幣捌拾萬元 為原告李xx、徐oo預供擔保,得免為假執行。 原告其餘假執行聲請駁回。 訴訟費用由被告陳oo負擔五分之四,餘由原告李oo負擔十五 分之二,原告原告李xx、徐xx共同負擔十五分之一。 事實及理由 壹、程序部分: 一、按訴狀送達後,原告不得將原訴變更或追加他訴。但請求之 基礎事實同一、擴張或減縮應受判決事項之聲明、不甚礙被 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結者,不在此限,民事訴訟法第255 條 第1 項第2 款、第3 款、第7 款定有明文。經查,本件原告 李oo原訴之聲明第一、二項請求:(一)被告陳oo、謝oo 、林oo應連帶給付原告新臺幣(下同)10,496,054元,及 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 5計算之利息。(二)被告陳oo與大都會平台科技股份有限公 司(原名稱:大都會衛星車隊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大都會公 司)應連帶給付原告10,496,054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 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嗣分 別於民國108年2月18日、同4月9日具狀追加被告大統汽車有 限公司(下稱大統公司)並變更訴之聲明第一、二項為:(一) 被告陳oo、謝oo、林oo應連帶給付原告李oo6,996, 054元,及自起訴狀繕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 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二)被告陳oo與大統公司、大都 會公司應連帶給付原告李Oo. 6,996,054元,及自起訴狀繕 本送達之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 息。嗣109年3月10日變更訴之聲明為:(一)被告陳oo、謝Oo、林oo應連帶給付原告李oo. 17,230,670元,其中10, 496,054元從民事起訴暨聲請訴訟救助狀繕本送達最後一名 被告翌日起至清償日止;另6,734,616元自109年2月11日民 事變更訴之聲明狀送達最後一名被告翌日起至清償日止,按 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二)原告李oo願供擔保,請 准宣告假執行。核屬基於下述同一基礎事實,擴張或減縮應 受判決事項之聲明,且無礙被告之防禦及本件訴訟之終結, 揆諸前引規定,洵屬有據,應予准許。 二、又原告李Xx、徐oo於本院審理中主張:其等為原告李Oo雙親,因原告李oo遭被告侵害致受有頭部裂傷、創傷性 第六、七頸椎椎體滑脫合併機脊髓損傷、中樞神經系統損傷 、四肢癱瘓之傷害,已無法恢復正常生活,侵害其等之親權 ,而追加為原告,並追加訴之聲明為:(一)被告陳Oo、謝oo 、林oo應連帶給付原告李xx及徐oo各100萬元,及 均自追加起訴狀繕本送達最後一名被告翌日起至清償日止, 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請准宣告假執 行。原告李xx、徐oo上開追加及變更係本於同一事故, 於社會事實具有同一性,且不甚妨礙被告之防禦及訴訟之終 結,核其變更符合前開規定,應予准許。 三、被告謝oo、林oo經合法通知,均未於言詞辯論期日到場 ,核無民事訴訟法第386條各款所列情形,爰依原告之聲請 ,由其一造辯論而為判決。 貳、實體部分: 一、原告主張部分: (一)原告李oo起訴主張:被告林Oo與被告謝oo為前男女朋 友,兩人於107年8月23日甫分手,原告於107年8月24日搭乘 被告陳oo所駕駛車牌號碼000-00號計程車(下稱系爭計程 車)至高雄市小港區桂林街搭載被告林Oo共同前往鳳山五 甲地區,被告謝oo駕駛車牌號碼0000-00號自小客車(下 稱系爭自小客車),尾隨系爭計程車至高雄市前鎮區永豐路 時,被告謝oo狂按喇叭並惡意逼車,欲令系爭計程車停車 ,被告林Oo要求甩開系爭自小客車,被告陳Oo乃將系爭 計程車駛往國道高速公路,詎被告謝oo仍以每小時108公 里之車速尾隨在後,持續狂按喇叭並惡意逼車,致系爭計程 車行經高雄市○○區○道0號365公里300公尺處北向內側車 道時,加以被告陳Oo疏未注意行車狀況之掌控,未盡其職 業駕駛人之業務注意義務,系爭計程車因而失控打滑,撞擊 該路段之內側護欄(下稱系爭事故),造成原告李Oo頭度 大於20公分之裂傷、創傷性第六、七頸椎椎體滑脫合併機脊 髓損傷、中樞神經系統損傷、四肢癱瘓之傷害(下稱系爭傷 害)。原告李Oo受有下述損失,被告應負連帶負損害賠償 責任:1.醫療費用525,177元:原告李Oo因系爭傷害,107 年8月24日至108年10月5日在於高雄榮民總醫院支出住院及 手術等後續醫療費用,共計90,516元。108年7月22日至108 年9月24日在新高醫院後續復健治療,支出350元。108年5月 6日至108年5月10日在義大大昌醫院住院,支出1,409元。10 8年12月27日至109年1月10日在高雄義大醫院住院治療,支 出434,661元。醫療費用共計共計525,177元。2.醫療用品 1,678,672元:原告李Oo因系爭傷害,107年9月2日至108 年9月9日在杏一高雄榮總店購買醫療器材,支出62,233元。 108年9月25日至108年10月4日間在永茂醫療器材行購買醫療 用品,共支9,720元。107年11月10日至108年9月9日在台安 藥局購買醫療、生活用品,支出31,419元。107年11月13日 至107年11月21日間在高雄建工店購買醫療用品,支出300元 。109年1月15日原告李oo為治療恢復其下肢功能,而購買 脊隨重建等醫療器材,支出共計1,575,000元,全部醫療、 生活用品費用支出1,678,672元。3.就醫交通費9,560元:原 告李oo為身體癱瘓來往醫院需要,回診治療每月須2次, 加計住院、出院之次數計9次,往返交通費每次3,000元,共 計27,000元。108年5月20日至108年10月1日間搭乘好客來計 程車交通費,支出6,000元。108年9月16日至108年10月21日 間搭乘中華衛星大車隊計程車交通費,支出6,300元。108年 10月17日搭乘中華衛星大車隊計程車交通費,支出200元。 108年10月17日至108年10月23日間搭乘倫永計程車衛星電台 計程車交通費,支出400元。108年10月8日搭乘大都會衛星 車隊計程車交通費,支出200元。上開交通費用部分同意請 求9,560元。4.住院看護費用74,400元:原告李Oo因系爭 車禍,分別於107年8月24至107年9月24日、107年10月2至 107年10月31日至高雄榮民總醫院住院接受手術等治療,計 住院62日,且因四肢癱瘓經醫師囑託須由專人照護,上述原 告李Oo休養期間皆由照顧服務員負責看護,每日1,200元 ,總計於住院期間之看護費用為74,400元。5.未來看護費7, 261,193元:原告李oo四肢癱瘓,經醫師囑託日常生活需 人全日照護有聘請看護之必要。雖原告李oo出院後係由其 母親即原告徐oo代為照顧起居,固係基於親情,並無實際 支出看護費,惟此種基於身分關係之恩惠,自不能加惠於加 害人,仍應認原告李oo受有相當於看護費之損害,應比照 一般看護行情計算看護費用,得向被告請求賠償,始符公平 原則。原告李oo為85年1月16日出生,事故發生當時為22 歲,依107年高雄市簡易生命表,尚有54.92年平均餘命。又 外籍看護每月平均支出為22,882元(計算式:每月平均工資 19,835元+每月雇主負擔健保費1,047元+每月就業安定費2, 000元=22,882元)。依霍夫曼式計算法,核計金額為7,261, 193元。6.勞動能力減損6,149,369元:原告李oo因系爭車 禍造成頭部大於20公分之裂傷外、有創傷性第六、七頸椎椎 體滑脫合併機脊髓損傷、中樞神經系統損傷、四肢癱瘓之傷 害,其勞動能力喪失程度為100%依醫師之診斷書及勞工保 險條例第53條所定殘廢給付標準表失能項目2-1中樞神經系 統機能遺存極度失能,終身無工作能力,為維持生命必要之 日常生活活動,全須他人扶助,經常須醫療護理及專人周密 照護者,殘廢等級為1級,減少勞動能力之比率為100%。另 依勞基法第54條第1項第1款明定勞工年滿65歲者,雇主得強 制其退休,則計算原告李Oo所受此部分喪失勞動能力之損 害,即應以其可工作至65歲為準。又以勞工每月基本工資作 為計算此部分勞動能力喪失損害之標準,107年1月1日起, 勞工每月基本工資為22,000元,故原告李Oo勞動力減少之 全年損害額為264,000元【計算式:22,000(勞工每月基本工 資)×100%×12(月)】,而原告李oo目前22歲,距離強制 退休年齡65歲尚有43年,則原告李Oo得請求勞動能力損失 為6,149,369元【計算式:264,000 (原告勞動力減少之全年 損害額)×23.000000(00年之霍夫曼係數)】勞動力減損之賠 償。7.精神慰撫金1,530,540元:原告李Oo因本件事故發 生,導致頭部裂傷外另造成創傷性第六、七頸椎椎體滑脫合 併機脊髓損傷、中樞神經系統損傷、四肢癱瘓之傷害,終身 無工作能力,為維持生命必要之日常生活活動,全須他人扶 助,經常須醫療護理及專人周密照護,需長期接受治療及持 續復健,原告因此創傷身心受有痛苦,精神上飽受折磨,爰 依民法第195條第1項前段之規定,原告李Oo自得向被告請 求賠償精神慰撫金。為此,爰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 185條第1項、第193條、第195條規定聲明求為判令:(一)被告 陳oo、謝oo、林Oo應連帶給付原告李Oo. 17,230,670 元,其中10,496,054元從民事起訴暨聲請訴訟救助狀繕本送 達最後一名被告翌日起至清償日止;另6,734,616元自109年 2月11日民事變更訴之聲明狀送達最後一名被告翌日起至清 償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五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請 准宣告假執行。 (二)原告李xx、徐oo主張:被告陳Oo、謝oo、林oo共 同不法侵害李oo之身體、健康法益,致李oo頭部大於20 公分之裂傷外,更受有創傷性第六、七頸椎椎體滑脫合併機 脊髓損傷、中樞神經系統損傷、四肢癱瘓之重傷害、需終日 長期臥床之狀態。原告李Xx、徐oo分別為李oo之父、 母,不僅需執行有關李oo生活、護養治療及財產管理之職 務,自影響渠等本於父母之身分關係所得享有之親情、倫理 、情感、相互扶持等非財產上利益。原告因此創傷身心受有 痛苦,精神上飽受折磨,爰依民法第195條第1項、第3項之 規定,請求被告連帶賠償精神慰撫金。為此,原告李xx、 徐oo請求:(一)被告應連帶給付原告李xx、徐oo各100 萬元及均自追加起訴狀繕本送達最後一名被告翌日起至清償 日止,按週年利率百分之5計算之利息。(二)願供擔保,請准 宣告假執行。 二、被告答辯部分: (一)被告林oo則以:系爭事故係因原告李oo與被告林oo搭 乘被告陳oo所駕駛之系爭計程車,行經國道1號北上車道 365.3公里處時,被告陳oo疏未注意車前狀況,致其所駕 駛之系爭計程車打滑,撞及內側護欄因而導致原告李oo受 有傷害。被告林oo並無指示被告陳oo應如何駕駛,亦無 要求被告陳oo以違規、超速之方式行駛,被告林oo無過 失,自無庸對原告李oo負賠償責任;縱認被告林oo應對 原告李oo所受之傷害負賠償責任,惟被告林oo並非駕車 之人,與原告李oo同為乘客,僅向原告李oo表示遇到前 男友即被告謝oo駕車尾隨,原告李oo即向被告陳oo表 示可否幫忙甩開被告謝Oo,被告林oo並無指揮被告陳建 志行駛路線及如何駕駛,且被告陳oo駕駛之系爭計程車會 開上高速公路係經過原告李oo同意,原李oo告亦曾要求 被告陳oo幫忙甩開被告謝oo,駕駛之系爭自小客車,是 被告林oo就系爭事故之發生可歸責性較低,原告李oo就 系爭事故之發生與有過失,被告林Oo得請求法院減輕或免 除賠償責任等語置辯,並聲明:(一)原告之訴及假執行之聲請 均駁回。(二)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免為假執行。 (二)被告謝oo則以:伊並未對被告陳oo駕駛之系爭計程車逼 車,是被告陳oo疏未注意車前狀況,致其所駕駛之系爭計 程車打滑,撞及內側護欄因而導致原告李Oo受有傷害,被 告謝oo無過失,自無庸對原告李oo及原告李xx、徐Oo負賠償責任。 (三)被告陳oo則以:(一)系爭事故之發生實係因被告陳oo依原 告李oo指示擺脫被告謝oo惡意逼車所致,蓋若非原告李 Oo要求被告陳oo擺脫共同被告謝oo車輛,被告根本不 可能會開車上高速公路致發生本件事故,故原告李oo就本 件事故之發生亦與有過失。(二)另就原告李oo請求之費用抗 辯如下:1.醫療費用部分,關於高雄榮民總醫院(門診、急 診、住院)繳費彙總清單之107年12月24日身心科約診費用 17,930元並未舉證說明與本件事故傷勢有何關聯,高雄榮民 總醫院108年9月27日職業醫學科410元,並非因系爭事故受 傷治療所需之醫療費用,是上開合計18,340元部分之醫療費 用,應予扣除。另原告李oo於108年12月27日至109年1月 10日至義大醫院自費進行自體細胞注射治療,並非醫療常規 必要,是其主張此部分醫療費用及購買器材費用,並無理由 。2.醫療用品部分:下列2,124元部分屬吾人一般生活日常 用品,並非原告李oo因本件事故受傷所需之醫療用品費用 ,包括素色毛巾70元、衛生紙99元、樂護毛巾89元、樂護毛 巾53元、衛生棉178元、衛生紙99元、睡衣費用300元、洗衣 精59元及清潔精39元、衛生紙118元、107年12月12日衛生紙 118元、107年12月23日清潔精39元、108年1月16日清潔精39 元、108年1月31日地板清潔劑79元及洗衣乳59元、108年2月 7日保力達75元、108年3月1日洗衣精59元及清潔精39元、10 8年4月19日地板清潔劑79元及洗衣乳59元、108年4月30日清 潔精39元、108年5月24日牙膏89元、108年6月6日洗衣精59 元及清潔精39元、108年8月4日清潔精39元、108年9月9日敏 肝寧110元等。另原告李oo至義大醫院所購買脊隨重建等 醫療器材,亦非屬必要費用。3.交通費用部分請求9,560元 部分無意見。4.已支出看護費用部分:原告李oo請求住院 看護費用74,400元云云,惟查高雄榮民總醫院108年11月6日 所附李oo勞動能力減損鑑定報告書,就李oo病史記載: 「病人於107年8月24日因車禍送高雄榮民總醫院急診檢查治 療。…病人當天進行頸椎融合固定手術及入住神經外科加護 病房。…107年9月12日轉至普通病房。…107年10月7日因肺 部感染、尿道感染及下背部褥瘡等診斷住院治療,經治療後 於107年10月31日出院」,是107年8月24日至107年9月11日 住加護病房期間共19日,均有醫院護理人員全日專責照護原 告李oo,而無另需專人照顧之必要,且原告李oo係107 年10月7日住院至107年10月31日,故原告李oo住院期間需 人照顧看護僅37日(即107年9月12日至同年月24日、107年10 月7日至同年月31日)。另關於原告李oo請求將來看護費部 分:因四肢癱瘓病患之平均壽命約比正常人短百分之十,則 原告李oo於本件事故發生時為22歲,則其餘命約為47.75 年,以每月外籍看護平均費用22,882元計算,依霍夫曼式計 算法扣除中間利息,核計其金額為6,708,427元為適當。5. 勞動能力減損部分:對於原告李oo請求6,149,369元並無 意見。6.精神慰撫金部分;系爭事故實係因被告陳oo依原 告李oo指示擺脫被告謝oo惡意逼車所致,是原告李Oo 請求前開精神慰撫金,均屬過高。另原告李xx及徐oo請 求之精神慰撫金亦屬過高等語置辯,並聲明:(一)原告之訴及 假執行之聲請均駁回。(二)如受不利判決,願供擔保,請准免 為假執行。 三、不爭執事項: (一)被告陳oo駕駛車牌號碼000-00號計程車(即系爭計程車) 搭載原告及被告林oo,行經高雄市○○區○道0 號365 公 里300 公尺處北向內側車道時,被告陳oo疏未注意行車狀 況,系爭計程車因而失控打滑,撞擊該路段之內側護欄,致 原告受有傷害。(見本院審查卷第15至16、231 頁) (二)原告李oo支出交通費用為9,560元(見本院卷二第190頁) 。 (三)原告李oo已領取強制險180萬元。另與被告陳oo受僱人 大統公司及大都會公司達成調解,領取401萬元。(見本院 卷一第88頁) 四、本件必要爭點: (一)被告陳oo、謝oo、林oo就系爭事故之發生有無故意或 過失?如有,原告李oo是否與有過失?被告應負擔之過失 責任比例各為何? (二)被告是否共同不法侵害原告之身體、健康權?應否對原告負 連帶損害賠償責任? (三)若是,原告得請求被告賠償之項目、金額、範圍各為何? 五、得心證之理由: (一)被告陳oo、謝oo、林oo就系爭事故之發生有無故意或 過失?如有,原告李oo是否與有過失?被告應負擔之過失 責任比例各為何? 1.被告陳oo對於107年8月24日12時50分許,駕駛系爭計程車 ,搭載被告林oo及原告李oo,行經國道1號365.3公里北 向處時,不慎失控撞擊中央分隔島護欄後翻覆,致原告李oo 受有系爭傷勢等情,並不否認,僅抗辯原告李oo與有過 失,及被告謝oo、林oo就系爭事故亦有過失云云。經查 : (1)被告陳oo於上開時、地,駕駛系爭計程車失控撞擊中央分 隔島護欄後翻覆,致告訴人受有前開傷勢等情,業經原告李 Oo於刑事告訴狀記載明確(見本院108年審交易字第590號 卷,下稱刑案卷所附偵二卷第3頁至第5頁),復有高雄榮民 總醫院診斷證明書、國道公路警察局第五公路警察大隊勘查 報告、道路交通事故現場圖、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一 )、(二)、現場照片(刑案卷所附之警卷第34頁至第69頁 )、高雄榮民總醫院函(回覆:頸椎受損四肢癱瘓,神經功 能再復原機會極低等語,見刑案卷第53頁)等在卷可稽,且 ,此部分事實應堪認定。 (2)按駕駛人應注意車前狀況及兩車並行之間隔,並隨時採取必 要之安全措施,不得在道路上蛇行,或以其他危險方式駕車 ,道路交通安全規則第94條第3項定有明文。被告駕駛車輛 行駛於道路,對於上開交通安全規則之規定自應遵守,且依 卷附道路交通事故調查報告表(一)所載,系爭事故發生當 時雖天候雨,但日間自然光線,柏油路面無缺陷,無障礙物 視距良好,客觀上並無不能注意之情事,被告陳oo未注意 車前狀況,貿然以行進中將車輛往右拉又往左拉之危險方式 駕駛,致車輛失控撞擊中央分隔島護欄後翻覆,其有過失甚 明。且原告李oo上開傷勢,亦係導因於本案車禍事故,被 告陳oo之過失駕車行為,與原告李oo之受傷結果間,亦 有相當因果關係。依上開規定,被告陳oo就原告李oo因 此所受支出財產上損害,及非財產上損害,當負有賠償責任 。 2.至原告李oo主張:被告林oo及謝oo均明知汽車駕駛人 駕駛車輛行駛高速公路遇有大雨情況,致能見度甚低時,其 時速應低於40公里或暫停路肩,且車輛行駛中因雨霧致視線 不清,應減速慢行,被告謝oo仍駕車持續緊跟隨於被告陳oo 後方,被告林oo則鼓勵被告陳Oo加速將被告謝oo 甩開,致被告陳oo未於雨天視線不良之路況減速慢行,其 所駕駛之系爭計程車因而失控打滑撞擊內側護欄,致原告李 Oo受傷,認被告謝oo及林oo就系爭事故之發生,亦有 過失云云。惟查: (1)被告謝oo抗辯稱:伊當因為跟被告林oo吵架,被告林oo 手機關機,伊駕駛系爭自小客車在某路段等紅燈時,有按 兩下喇叭並搖下車窗,要讓被告林oo知道伊在車上,伊當 天開車只有一直跟在系爭計程車後方,沒有距離很近,系爭 計程車開快伊就開快,系爭計程車開慢伊就開慢,上高速公 路因為下雨伊就慢慢開,伊都有跟系爭計程車保持一定距離 等語。被告陳oo於刑案之警詢及偵查中供述:被告謝Oo 駕駛之系爭自小客車只是一直跟在系爭計程車後方,偶爾在 旁邊按一下喇叭而已,不曾超越系爭計程車,亦無要攔阻系 爭計程車車的意思,伊開車只注意前方,沒有注意後方的距 離等語,又被告林oo於警詢及偵查中供稱:被告謝oo沒 有任何強行迫車的行為,大部分的時間都只是尾隨在系爭計 程車後方,跟著係乘計程車一起快慢行駛,沒有影響到系爭 計程車行駛,沒有任何擦碰撞,只有一次停在系爭計程車旁 邊,偶爾會按喇叭,被告謝oo可能是要讓伊知道他在伊旁 邊,被告謝oo的跟車行為我們不會感受到畏懼等語,復觀 諸高雄市政府警察局鳳山分局五甲派出所影像勘查報告、國 道公路警察局第五公路警察大隊勘查報告及台灣高雄地院檢 察署檢察官指揮檢察事務官勘驗報告結果略以:經勘驗系爭 計程車行車紀錄器檔案,無法看出被告謝oo駕駛系爭自小 客車有逼車、攔停或其他妨害交通之行為,且未聽聞系爭計 程車有遭被告謝oo有一路鳴按喇叭之情形,車內大部分對 話內容均為被告陳oo與原告李oo之閒聊;經勘驗道路及 高速公路監視器錄影畫面,系爭自小客車一路跟隨於系爭計 程車後方,兩車均間隔一定距離,自錄影畫面觀察未看出系 爭自小客車有逼車、攔停或其他妨害交通之行為等情,有上 開勘驗報告在卷足憑,足認被告謝oo所辯未對被告陳oo 駕駛之系爭計程車逼車等語相符,是此,被告謝oo雖駕駛 一路跟隨於被告陳oo駕駛之系爭計程車後方,然尚難認被 告謝oo之跟隨行為與系爭事故之發生交通事故有相當因果 關係,是此,原告李oo主張被告謝oo就系爭事故應負損 害賠償責任云云,自無理由。 (2)被告林oo辯稱:伊跟原告李oo是朋友,不認識被告陳建 志,當天由原告李oo叫計程車,在原告李oo家上車欲找 朋友吃飯,後來在永豐路那裡被告謝oo有對伊按喇叭,伊 知道系爭自小客車是被告謝Oo駕駛,伊有跟原告李oo說 ,原告李oo問被告陳oo可不可以把系爭自小客車甩開, 在市區追逐一段時間,上高速公路後,伊頭有點痛就躺著, 後續如何發生車禍伊沒有看到等語。被告陳oo於刑案中亦 供稱:當天在永豐路等紅燈時,系爭自小客車停在伊旁邊, 原告李oo跟伊說遇到仇人幫伊甩開一下,在市區逗留了一 會兒甩不開,伊就問原告李oo要不要上高速公路,原告李 Oo說好等語相符,足認被告陳oo駕駛系爭計程車縱使有 未於雨天減速慢行之過失,並非基於被告林oo之指示而行 駛,且本案經國道公路警察局第五公路警察大隊及本署檢察 事務官勘驗行車紀錄器檔案後,亦未聽聞被告林oo有何指 示被告陳oo要為不安全或危險行駛之情節,此有上開勘驗 報告在卷可佐,是無其他證據證明被告林oo有何行為對被 告陳oo之駕駛行為造成影響,難認被告林oo就系爭事故 之發生,具有過失,是此,原告李oo主張被告林oo就系 爭事故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云云,自無理由。 3.至被告陳oo主張系爭事故之發生原告李oo與有過失云云 。雖原告李oo於系爭事故發生前,確有告知被告陳oo將 被告謝oo之車輛甩掉等語(行車記錄器檔案「PICT0826」 第16秒至第20秒),但並無證據顯示原告李oo有指示被告 陳Oo得以違規或任何危險駕駛之方式甩掉被告謝oo,參 以被告陳oo身為職業駕駛人,理應安全駕駛注意相關行車 規範,且被告陳oo為具有一度程度智識之成年人,可自行 判斷合法及危險安全與否,豈可僅因乘客告知其甩掉其他人 ,即貿然危險駕車,是此,系爭事故之發生實因被告陳建志 駕駛不慎所導致,難認原告李oo有何與有過失。 (二)原告李oo得請求被告陳oo賠償項目及金額各若干元為適 當? 按不法侵害他人之身體或健康者,對於被害人因此喪失或減 少勞動能力或增加生活上之需要時,應負損害賠償責任;不 法侵害他人之身體、健康、名譽、自由、信用、隱私、貞操 ,或不法侵害其他人格法益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 上之損害,亦得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民法第193條第1項及 第195條第1項前段分別定有明文。次按,關於侵權行為賠償 損害之請求,以受有實際損害為要件。損害賠償之範圍,應 以被害人實際所受損害為衡(最高法院19年上字第2316號民 事判例要旨參照)。本件被告陳oo就原告系爭傷勢,應負 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已如前述,茲就原告李oo請求項 目及金額,分述如後: 1.醫療費用: (1)原告李oo主張因系爭傷害,其於107年8月24日至108年10 月5日於高雄榮民總醫院支出住院、手術等後續醫療費用, 90,516元;另於108年7月22日至108年9月24日於新高醫院後 續復健治療,支出350元;108年5月6日至108年5月10日義大 大昌醫院住院,支出1,409元;108年12月27日至109年1月10 日前往高雄義大醫院接受住院治療,支出434,661元,並提 出提出相關單據及明細附卷可稽(見本院審查卷第201、卷 一第14-212頁、卷二第95-101頁),被告陳oo除爭執107 年12月24日身心科約診費用17,930元、高雄榮民總醫院108 年9月27日職業醫學科410元、108年12月27日至109年1月10 日至義大醫院自費進行自體細胞注射治療費用43 4,661元部 分外,其他醫療費用部分不爭執。 (2)經查:原告李oo因系爭事故造成系爭傷害,工作能力是否 完全受損,此涉及原告李oo對被告陳oo損害賠償範圍, 則原告李oo於提起本件訴訟後至職業醫學科就診,誠屬必 要。另原告李oo因系爭事故發生時正值青壯年,本有大好 前程,卻因系爭事故致身體健康無法完全恢復一般正常狀態 ,甚已終身無法工作,足認原告李oo承受極大之精神壓力 ,則原告李oo至身心科就診,自有必要且合理,是此,被 告陳oo此部分抗辯,自無理由。另被告陳oo抗辯原告李 Oo至義大醫院進行自體細胞注射治療,僅係可能提高復原 機會,並非必要之常規治療云云。惟經本院函詢義大醫院關 於原告李oo接受自體細胞注射治療,是否有必要,據該院 函覆稱:依其病情及現今之醫療水準研判,需接受神經重建 治療,方有復原之機會。是以該病人於108年12月27日至本 院住院,同年12月30日接受神經重建及雙上肢肌腱轉移手術 ,並於109年1月10日出院。現今醫學研究證實,自體細胞注 射治療可促進神經復原之程度。依病人李oo之病情研判, 其為促進肢神經復而接收自體細胞注射治療所支出之醫療器 材費,有其必要等語,有該院109年4月23日函義大醫院字第 10900701號函可參(見本院卷二第167頁),足認上開自體 細胞治療核屬原告李oo傷勢復原之必要治療費用之一,則 被告陳oo此部分抗辯,並無理由。是此,原告李oo請求 醫療費用525,177元,均屬有理,自應准許。 2.醫療用品部分: (1)原告李oo主張因系爭傷害,於107年9月2日至108年9月9日 於杏一高雄榮總店購買醫療器材,支出62,233元;108年9月 25日至108年10月4日間於永茂醫療器材行購買醫療用品,支 出9,720元;107年11月10日至108年9月9日間於台安藥局購 買醫療、生活用品,支出31,419元;107年11月13日至107年 11月21日間於高雄建工店購買醫療用品支出300元;109年1 月15日原告李oo為治療恢復其下肢功能,而購買脊隨重建 等醫療器材,支出共計1,575,000元等語,並提出取貨單、 交易明細、統一發票、交易明細、收據等資料為證(見本院 審查卷第203-213頁、卷一第213-246頁、卷二第103頁)。 被告陳oo以上開情詞置辯。 (2)經查,原告李oo提出之醫療費用明細,其中關於衛生紙、 毛巾、衛生棉、睡衣、洗衣精、清潔精、地板清潔劑及洗衣 乳、保力達、牙膏、敏肝寧等費用共計2,124元,上開購物 品項,經核該費用係非屬醫療上之必要性,是原告李oo此 部分請求,並無理由。至被告陳Oo抗辯原告李oo至義大 醫院進行自體細胞注射治療而後購買之醫療器材,並非必要 之常規治療云云。惟承上所述,上開自體細胞治療屬原告李 Oo傷勢復原之必要治療療程,而因應該療程,而購入之相 關醫療器材,自屬必要。則被告陳oo此部分抗辯,並無理 由。是此,原告李oo請求醫療用品費用1,676,548元,均 屬有理,自應准許,逾此部分,即屬無理。應予駁回。 3.就醫交通費9,560元部分: 原告李oo主張為身體癱瘓來往醫院需要,回診治療支出交 通費部分,提出收據為證(見本院卷二第247-275頁),且 被告陳oo所不爭執,原告李oo此部分請求,自屬有據。 4.住院看護費用: 原告李oo主張於107年8月24至107年9月24日、107年10月2 至107年10月31日至高雄榮民總醫院住院接受手術等治療, 計住院62日,且因四肢癱瘓經醫師囑託須由專人照護,每日 1,200元,總計於住院期間之看護費用為74,400元。依原告 李oo所提之診斷證明書,原告李oo於107年8月24日因車 禍送高雄榮民總醫院急診檢查治療‧‧‧當天進行頸椎融合 固定手術及入住神經外科加護病房。…107年9月12日轉至普 通病房。…107年10月7日因肺部感染、尿道感染及下背部褥 瘡等診斷住院治療,經治療後於107年10月31日出院,足認 107年8月24日至107年9月11日共計19日,原告李oo係在加 護病房,該期間有醫院護理人員全日專責照護原告李oo, 無庸看護照護應為常理。另原告李oo主張其於107年10月2 日至住院部分,依原告李oo提出之診斷證明書,其上僅記 載107年10月2日,原告李oo有高雄榮民總醫院急診,並未 記載住院,參以原告李oo提出之高雄榮民總醫院繳費明細 (見本院卷一第201頁),原告李oo係107年10月7日始住 院,是此,原告李oo住院期間應為107年10月7日住院至 107年10月31日。綜上,原告李oo住院期間需人照顧看護 應為38日(即107年9月12日至同年月24日、107年10月7日至 同年月31日),以原告李oo每日1,200元計算看護費用亦 屬合理,是原告李oo就此部分請求45,600元應認為合理。 5.將來看護費部分: 原告李oo因系爭事故所受傷害,於本件起訴後仍有終身接 受專人全日照護之必要一節,有高雄榮民總院病症暨失能診 斷證明書為憑(見本院審訴卷第215頁),此節亦堪認定。 另被告陳oo對於以每月外籍勞工看護每月平均薪資22,882 元計算本件可請求看護費用之金額,並不爭執。另原告李Oo為85年1月16日出生,系爭事故發生時日為22歲,依107年 高雄市男性簡易生命表,原告李oo之平均餘命為54.92年 ,換算為659月(四捨五入)。被告陳oo雖辯稱:四肢攤 患者平均壽命比正常人少百分之十云云,並提出醫學文章為 證(見本院卷一第335-337頁)。惟上開文章並未提出該數 據之由來,要難僅依上開文章即認肢體癱瘓者餘命較平常人 短,是被告陳oo此部分抗辯,並無理由。是此,依每月22 ,882元之看護費用為計算基礎,再依霍夫曼式計算法扣除中 間利息(首期給付不扣除中間利息),核計其金額為7,260, 949元【計算方式為:22,882×317.0000000=7,260,948. 904055。其中317.0000000為月別單利(5/12)%第659月霍夫 曼累計係數。採四捨五入,元以下進位】。是以原告李oo 本件得請求將來看護費用為7,260,949元,逾此範圍,並無 理由。 6.喪失勞動能力部分: 原告李oo主張因系爭車禍造成頭部大於20公分之裂傷外、 有創傷性第六、七頸椎椎體滑脫合併機脊髓損傷、中樞神經 系統損傷、四肢癱瘓之傷害,其勞動能力喪失程度為100% 。另依勞基法第54條第1項第1款明定勞工年滿65歲者,雇主 得強制其退休,以每月基本工資為22,000元計算。原告李梓 豪可請求6,149,369元等語。被告陳oo就原告李oo此部 分主張,並不爭執,且經本院送高雄榮民總醫院鑑定原告李 Oo勞動能力損失為100%等語,有該報可參(見本院卷一 第283-287),足認原告李oo主張其因系爭事故受有勞動 能力減損100%為可採。再以原告李oo主張每月最低基本 工資22,000元計算其每月損害金額,尚稱合理,以此標準為 計算基礎,原告李oo請求6,149,369元,核屬有據,應准 許。 7.精神慰撫金部分: 按慰藉金之賠償須以人格權遭遇侵害,使精神上受有痛苦為 必要,其核給之標準固與財產上損害之計算不同,然非不可 斟酌雙方身分資力與加害程度,及其他各種情形核定相當之 數額(最高法院51年台上字第223號判例意旨參照)。原告 李oo因系爭事故所受傷勢程度甚為嚴重,自系爭事故後迄 今均需全日專人照顧,足見原告李oo於精神上應受有甚大 之痛苦。又原告李oo國中畢業,於系爭事故發生前為搭設 鷹架人員;被告陳oo為職業司機,高職畢業;而其等其餘 財產所得資料詳見卷附稅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 置於證物袋內)。本院審酌兩造之教育程度、經濟狀況,暨 原告李oo所受傷勢種類及程度等節,認陳宥蓁請求非財產 上損害即精神慰撫金以150萬元為適當,逾此範圍則屬無據 。 8.按保險人依本法規定所為之保險給付,視為被保險人損害賠 償金額之一部分,被保險人受賠償請求時,得扣除之,強制 汽車責任保險法第32條定有明文。系爭事故發生後,原告李 Oo已領取強制險保險金180萬元,為兩造所不爭執。依前 揭規定,原告李oo得請求之金額應扣除已領取之理賠金。 另原告李oo因系爭事故與大都會車隊股份有限公司及大統 汽車公司達成和解,並領取401萬元和解金,此部分亦應扣 除,經扣除後之金額為11,357,203元。(525,177+1,575,00 0+9,560+45,600+7,260,949+6,149,369+150萬-581萬=11,3 57,203元) (三)原告李xx及徐oo部分: 1.按不法侵害他人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身分法益 而情節重大者,被害人雖非財產上之損害,亦得準用民法第 195 條第1 項前段規定,請求賠償相當之金額,同條第3 項 定有明文。所謂不法侵害基於父、母、子、女或配偶關係之 身分法益,乃係指破壞父、母、子、女或配偶間基於親情、 倫理、生活扶持之身分關係之圓滿安全存續而言。至是否達 「情節重大」,除了應參酌受傷結果的嚴重程度外,亦應包 括侵害行為的態樣、手段是否嚴重違反社會秩序、勞動能力 是否喪失及日常生活可否自理,以及加害人的故意、過失等 。茲就原告李xx及徐oo本件請求有無理由部分,分述如 下: 2.查被告陳oo因過失不法侵害原告李oo之身體、健康法益 ,致原告李oo受有系爭傷害,傷勢甚為嚴重,已致其全身 活動能力受阻而需人從旁加以協助照顧,未來勢必須由家人 費心照料,而原告李xx及徐oo為原告李oo雙親,其等 內心所受之煎熬,遠非外人所能承受,且因原告李oo認知 功能呈現缺損而無法與其等正常溝通交流,顯足以造成其等 與原告李oo間家庭親情關係不能圓滿之情形,故於客觀上 可認被告陳oo之過失傷害行為已不法侵害原告李xx及徐 Oo基於父母關係之身分法益,並已至民法第195條第3項所 指「情節重大」之程度。而其等其餘財產所得資料詳見卷附 稅務電子閘門財產所得調件明細表(置於證物袋內)。被告 陳oo學經歷及經濟財務狀況則如前述。本院審酌兩造之教 育程度、經濟狀況,暨原告李oo所受傷勢種類及程度等節 ,認原告李xx及徐oo請求非財產上損害即精神慰撫金各 以80萬元為適當,逾此範圍者,不應准許。 六、綜上所述,原告依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第191之2條本文 、第193條第1項、第195條第1項前段、第3項,請求被告陳 Oo各給付原告李oo、李xx及徐oo. 11,357,203元、80 萬元、80萬元,及遲疑利息(雖原告李oo. 108年1月29日民 事起訴暨聲請訴訟救助狀繕本記載向被告陳oo等請求10, 496,054元,惟原告李oo於108年4月9日以民事減縮訴之聲 明狀,減縮聲明為6,996,054元,該等書狀被告陳oo均於 108年6月12日收受,因斯時逾6,996,054元部分,原告李Oo縮減請求,視同未同時向被告陳oo請求,自難以108年6 月13日開始計算金額在10,496,054元範圍內之全部遲延利息 ,是此,原告李oo請求超過6,996,054元部分,自應至109 年2月15日始計算遲延利息,各次送達證書見本院審查卷第 107頁、本院卷一第135頁、本院卷二第107頁)應予准許, 逾此範圍之請求,則屬無據,應予駁回。 七、原告勝訴部分,兩造均陳明願供擔保,請准為假執行或免為 假執行之宣告,經核均無不合,爰分別酌定相當之擔保金額 准許之,至原告敗訴部分,其假執行之聲請失所附麗,應予 駁回。 八、本件事證已臻明確,兩造其餘攻擊防禦方法及所提證據,核 與判決結果無影響,爰不逐一論列,併此敘明。 九、據上論結,本件原告之訴為一部有理由,一部無理由,依民 事訴訟法第385條第1項、第390條第2項、第392條第2項、第 79條,判決如主文。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5 月 29 日 民事第一庭 法 官 張oo 以上正本係照原本作成。 如對本判決上訴,須於判決送達後20日內向本院提出上訴狀。如 委任律師提起上訴者,應一併繳納上訴審裁判費。 中 華 民 國 109 年 5 月 29 日 書記官 許oo
侵權相關案例分享
▲蘇狀師談娛樂法(棒球篇)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風險承擔(assumption of risk、自承風險)屬於英美侵權法中的一種抗辯,如果被告能夠證明原告自願且明知地承擔了他所處的危險活動中所受的損害之固有的風險,則法律就會限制或減少原告對過失侵權行為人(被告)的追償權(故意侵權沒有適用)。   Attending baseball games and other sporting events is a quintessential American pastime. However, it is not uncommon that an accident can result in the injury of a fan. 參加棒球賽及其他運動賽事在美國是典型的消遣。然而,球迷在球賽中被球擊中卻是普遍現象。 Hit by a foul ball:被界外球擊中 In July 2015, a fan attending a Brewers/Braves baseball game at Milwaukee’s Miller Park was struck in the face by a foul ball. The fan sustained near-fatal injuries that have resulted in over $200,000 in medical bills and will require lifelong care. In August 2016, another fan was struck by a line-drive at Miller Park. 2015年,一位球迷在密爾瓦基觀看釀酒人與勇士兩隊的大聯盟賽事被界外球擊中臉部。該名球迷遭受到幾近致命之傷害,進而支出超過20萬美元之醫療費用,同時需要終身醫療。2016年8月另一名球迷在同場地被平飛球擊中。 Unfortunately, Miller Park isn't alone when it comes to spectator injuries. A 2014 study by Bloomberg News found 1,750 fans per year were injured by foul balls at Major League games. In 2018, A woman died after being hit in the head with a foul ball at Dodgers Stadium, making her the first foul-ball fatality in nearly 50 years. Spectators of hockey and NASCAR are also at risk of potentially hazardous projectiles at games and races as well. But if you are injured by a foul ball or stray hockey puck that flies into the stands, who is responsible for your medical bills, or possible lost time at work? 當談到觀眾受傷,米勒棒球場(密爾瓦基釀酒人之主場)並不是唯一。2014年彭博新聞指出大聯盟賽事每年有1750名球迷被界外球擊中。2018年在道奇隊球場,一名婦人在被界外球擊中頭部後死亡,離之前首位被擊中身亡者將近50年。職業冰球的冰球及全國運動汽車競賽協會舉行的賽事裏的賽車在比賽中係極具淺在危險性之拋射體。假如你在觀眾席被界外球擊中或冰上曲棍球的冰球擊中,誰要負擔你的醫療費及工作能力之損失? The answer, unfortunately, is you.很不幸,答案是你(亦即你自己要負擔醫療費用及所受的傷害、損害) “Assumed Risk” and your ticket:自承風險及你的賽票 Assumed risk falls into the category of liability that applies to the so-called “baseball rule,” that is implemented in both professional and amateur leagues. If you read the fine print on the back of your ticket to a sporting event, it usually outlines refund policies and rules regarding flash photography. This is also where you will find that statement of assumed risk, which is why the venue isn’t liable for your injuries. 「自承風險」落入適用所謂“棒球法則”責任歸屬之範疇,其在職業及業餘賽事都有適用。假如你閱讀你賽票背面小號字體印刷品,其通常會將補償方案及法則用以凸顯方式概略出來,你將會發現自承風險的聲明,這也是為何賽事場地對你所受之傷毋庸負責之理。 It is assumed, that when choosing to attend a sporting event, the spectator understands that flying objects may enter the seats. And it is the spectator’s responsibility to avoid them. 其已被自我承擔,當選擇觀看賽事時,觀眾意識到飛來物會進入觀眾席,同時觀眾有責任去迴避牠。 The exception:自承風險之例外: While most risks at sporting events are considered "inherent to the game," there are situations in which negligent circumstances would hold the stadium/venue liable for injuries. For example: 然而,在運動賽事裏大部分的風險被認為是“比賽中所固有的”,有些情況被認為是運動場/賽場對該傷害有過失,例如: If you were to fall due to a broken handrail or other forms of facility disrepair such as a damaged net or partition, one could find the ballpark negligent for improper maintenance of the grounds. 假如你摔倒係因扶手損壞或是其他設施維護失當,例如護網毀損或被劃開,會認為球場基於不當維護而有過失為由。   In other cases, dram shop laws (like “social host” law) can be applied if a patron is over-served alcohol by stadium concessions and causes an accident of some sort while intoxicated.在其他情形,適用酒類供應商責任法,假如球場攤商過度供酒予顧客,造成其酒醉時的一些意外。 Unfortunately for many, this baseball rule was adopted when the game was quite different. Things happen a lot faster on the field these days and the entertaining nature of the sport often creates more “sideshows” that distract fans from what is happening on the field. We are forced to assume a certain level of risk any time we attend a spectator sport. So even with nets and barriers to protect fans, the most you can do is to always be alert while watching a game.  

▲蘇狀師談侵權行為(assumption of risk)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風險承擔(assumption of risk、自承風險)屬於英美侵權法中的一種抗辯,如果被告能夠證明原告自願且明知地承擔了他所處的危險活動中所受的損害之固有的風險,則法律就會限制或減少原告對過失侵權行為人(被告)的追償權(故意侵權沒有適用)。   Attending baseball games and other sporting events is a quintessential American pastime. However, it is not uncommon that an accident can result in the injury of a fan. 參加棒球賽及其他運動賽事在美國是典型的消遣。然而,球迷在球賽中被球擊中卻是普遍現象。 Hit by a foul ball:被界外球擊中 In July 2015, a fan attending a Brewers/Braves baseball game at Milwaukee’s Miller Park was struck in the face by a foul ball. The fan sustained near-fatal injuries that have resulted in over $200,000 in medical bills and will require lifelong care. In August 2016, another fan was struck by a line-drive at Miller Park. 2015年,一位球迷在密爾瓦基觀看釀酒人與勇士兩隊的大聯盟賽事被界外球擊中臉部。該名球迷遭受到幾近致命之傷害,進而支出超過20萬美元之醫療費用,同時需要終身醫療。2016年8月另一名球迷在同場地被平飛球擊中。 Unfortunately, Miller Park isn't alone when it comes to spectator injuries. A 2014 study by Bloomberg News found 1,750 fans per year were injured by foul balls at Major League games. In 2018, A woman died after being hit in the head with a foul ball at Dodgers Stadium, making her the first foul-ball fatality in nearly 50 years. Spectators of hockey and NASCAR are also at risk of potentially hazardous projectiles at games and races as well. But if you are injured by a foul ball or stray hockey puck that flies into the stands, who is responsible for your medical bills, or possible lost time at work? 當談到觀眾受傷,米勒棒球場(密爾瓦基釀酒人之主場)並不是唯一。2014年彭博新聞指出大聯盟賽事每年有1750名球迷被界外球擊中。2018年在道奇隊球場,一名婦人在被界外球擊中頭部後死亡,離之前首位被擊中身亡者將近50年。職業冰球的冰球及全國運動汽車競賽協會舉行的賽事裏的賽車在比賽中係極具淺在危險性之拋射體。假如你在觀眾席被界外球擊中或冰上曲棍球的冰球擊中,誰要負擔你的醫療費及工作能力之損失? The answer, unfortunately, is you.很不幸,答案是你(亦即你自己要負擔醫療費用及所受的傷害、損害) “Assumed Risk” and your ticket:自承風險及你的賽票 Assumed risk falls into the category of liability that applies to the so-called “baseball rule,” that is implemented in both professional and amateur leagues. If you read the fine print on the back of your ticket to a sporting event, it usually outlines refund policies and rules regarding flash photography. This is also where you will find that statement of assumed risk, which is why the venue isn’t liable for your injuries. 「自承風險」落入適用所謂“棒球法則”責任歸屬之範疇,其在職業及業餘賽事都有適用。假如你閱讀你賽票背面小號字體印刷品,其通常會將補償方案及法則用以凸顯方式概略出來,你將會發現自承風險的聲明,這也是為何賽事場地對你所受之傷毋庸負責之理。 It is assumed, that when choosing to attend a sporting event, the spectator understands that flying objects may enter the seats. And it is the spectator’s responsibility to avoid them. 其已被自我承擔,當選擇觀看賽事時,觀眾意識到飛來物會進入觀眾席,同時觀眾有責任去迴避牠。 The exception:自承風險之例外: While most risks at sporting events are considered "inherent to the game," there are situations in which negligent circumstances would hold the stadium/venue liable for injuries. For example: 然而,在運動賽事裏大部分的風險被認為是“比賽中所固有的”,有些情況被認為是運動場/賽場對該傷害有過失,例如: If you were to fall due to a broken handrail or other forms of facility disrepair such as a damaged net or partition, one could find the ballpark negligent for improper maintenance of the grounds. 假如你摔倒係因扶手損壞或是其他設施維護失當,例如護網毀損或被劃開,會認為球場基於不當維護而有過失為由。   In other cases, dram shop laws (like “social host” law) can be applied if a patron is over-served alcohol by stadium concessions and causes an accident of some sort while intoxicated.在其他情形,適用酒類供應商責任法,假如球場攤商過度供酒予顧客,造成其酒醉時的一些意外。 Unfortunately for many, this baseball rule was adopted when the game was quite different. Things happen a lot faster on the field these days and the entertaining nature of the sport often creates more “sideshows” that distract fans from what is happening on the field. We are forced to assume a certain level of risk any time we attend a spectator sport. So even with nets and barriers to protect fans, the most you can do is to always be alert while watching a game.  

▲蘇狀師談「自承風險」原則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風險承擔(assumption of risk、自承風險)屬於英美侵權法中的一種抗辯,如果被告能夠證明原告自願且明知地承擔了他所處的危險活動中所受的損害之固有的風險,則法律就會限制或減少原告對過失侵權行為人(被告)的追償權(故意侵權沒有適用)。   Attending baseball games and other sporting events is a quintessential American pastime. However, it is not uncommon that an accident can result in the injury of a fan. 參加棒球賽及其他運動賽事在美國是典型的消遣。 Hit by a foul ball:被界外球擊中 In July 2015, a fan attending a Brewers/Braves baseball game at Milwaukee’s Miller Park was struck in the face by a foul ball. The fan sustained near-fatal injuries that have resulted in over $200,000 in medical bills and will require lifelong care. In August 2016, another fan was struck by a line-drive at Miller Park. Unfortunately, Miller Park isn't alone when it comes to spectator injuries. A 2014 study by Bloomberg News found 1,750 fans per year were injured by foul balls at Major League games. In 2018, A woman died after being hit in the head with a foul ball at Dodgers Stadium, making her the first foul-ball fatality in nearly 50 years. Spectators of hockey and NASCAR are also at risk of potentially hazardous projectiles at games and races as well. But if you are injured by a foul ball or stray hockey puck that flies into the stands, who is responsible for your medical bills, or possible lost time at work? The answer, unfortunately, is you.很不幸,答案是你(亦即你自己要負擔醫療費用及所受的傷害、損害) “Assumed Risk” and your ticket: Assumed risk falls into the category of liability that applies to the so-called “baseball rule,” that is implemented in both professional and amateur leagues. If you read the fine print on the back of your ticket to a sporting event, it usually outlines refund policies and rules regarding flash photography. This is also where you will find that statement of assumed risk, which is why the venue isn’t liable for your injuries. It is assumed, that when choosing to attend a sporting event, the spectator understands that flying objects may enter the seats. And it is the spectator’s responsibility to avoid them. The exception: While most risks at sporting events are considered "inherent to the game," there are situations in which negligent circumstances would hold the stadium/venue liable for injuries. For example: If you were to fall due to a broken handrail or other forms of facility disrepair such as a damaged net or partition, one could find the ballpark negligent for improper maintenance of the grounds.   In other cases, dram shop laws (like “social host” law) can be applied if a patron is over-served alcohol by stadium concessions and causes an accident of some sort while intoxicated. Unfortunately for many, this baseball rule was adopted when the game was quite different. Things happen a lot faster on the field these days and the entertaining nature of the sport often creates more “sideshows” that distract fans from what is happening on the field. We are forced to assume a certain level of risk any time we attend a spectator sport. So even with nets and barriers to protect fans, the most you can do is to always be alert while watching a game.    

千金難買早知道 律師教你假扣押防脫產

王小姐跟隔壁張太太是多年老友,出於信任,便借了30萬元給張太太周轉。殊不知張太太嗜賭成性,到期了也還不出錢來,王小姐不得已只好上法院,辛辛苦苦繳了裁判費、請假上法庭,終於拿到了勝訴判決。正當王小姐興高采烈拿著勝訴判決準備去執行時,才發現張太太名下財產早就被其他債主分配光了,辛辛苦苦取得的勝訴判決,只能淪為一張壁紙…. Q:假扣押是什麼? A:大家都知道起訴打官司,一直到判決確定是一件很漫長的事,往往是以年為計算單位。為了避免辛辛苦苦打了官司,結果等到要執行時債務人早已脫產,民事訴訟法第522條第1項規定:「債權人就金錢請求或得易為金錢請求之請求,欲保全強制執行者,得聲請假扣押。」,也就是法院讓債權人可以在官司勝訴前,先凍結債務人的財產,以免脫產。 Q:聲請假扣押需要符合什麼條件? A:聲請假扣押需要向法院說明兩個重點,請律師處理的價值就在這邊了: 1. 假扣押的請求 意思是要向法院說明你對於債務人所有的債權為何,有契約就附契約,有本票就附本票,如果是侵權行為(例如車禍),就要說明侵權行為的狀況,並且檢附相關事證。 2. 假扣押的原因 法院不會單憑債權人片面之詞就任意准許假扣押,想要說服法院假扣押,就必須檢附債務人有脫產或是之後無法清償債務的相關證據,這也是最難證明的一塊,實務上常見的證據包含: (1) 已發函催告對方付款,對方拒絕或置之不理 (2) 對方行蹤不定,例如已移民 (3) 對方票據信用有問題,例如遭退票、拒絕往來等等 (4) 將財產移轉或設定抵押,例如把名下的房子設定抵押 (5) 如果債務人是公司,公司的資本額跟債務相差懸殊 Q:聲請假扣押要付費嗎? A:聲請規費是1000元。除此之外,一般實務上在准假扣押的同時,都會要求債權人必須先將扣押金額的三分之一提存到法院作為擔保,待勝訴確定後或符合其他法定要件時才可以取回。

▲蘇狀師談「自承風險」原則

assumption of risk 自承風險 風險承擔(assumption of risk、自承風險)屬於英美侵權法中的一種抗辯,如果被告能夠證明原告自願且明知地承擔了他所處的危險活動中所受的損害之固有的風險,則法律就會限制或減少原告對過失侵權行為人(被告)的追償權(故意侵權沒有適用)。   Attending baseball games and other sporting events is a quintessential American pastime. However, it is not uncommon that an accident can result in the injury of a fan. 參加棒球賽及其他運動賽事在美國是典型的消遣。然而,球迷在球賽中被球擊中卻是普遍現象。 Hit by a foul ball:被界外球擊中 In July 2015, a fan attending a Brewers/Braves baseball game at Milwaukee’s Miller Park was struck in the face by a foul ball. The fan sustained near-fatal injuries that have resulted in over $200,000 in medical bills and will require lifelong care. In August 2016, another fan was struck by a line-drive at Miller Park. 2015年,一位球迷在密爾瓦基觀看釀酒人與勇士兩隊的大聯盟賽事被界外球擊中臉部。該名球迷遭受到幾近致命之傷害,進而支出超過20萬美元之醫療費用,同時需要終身醫療。2016年8月另一名球迷在同場地被平飛球擊中。 Unfortunately, Miller Park isn't alone when it comes to spectator injuries. A 2014 study by Bloomberg News found 1,750 fans per year were injured by foul balls at Major League games. In 2018, A woman died after being hit in the head with a foul ball at Dodgers Stadium, making her the first foul-ball fatality in nearly 50 years. Spectators of hockey and NASCAR are also at risk of potentially hazardous projectiles at games and races as well. But if you are injured by a foul ball or stray hockey puck that flies into the stands, who is responsible for your medical bills, or possible lost time at work? 當談到觀眾受傷,米勒棒球場(密爾瓦基釀酒人之主場)並不是唯一。2014年彭博新聞指出大聯盟賽事每年有1750名球迷被界外球擊中。2018年在道奇隊球場,一名婦人在被界外球擊中頭部後死亡,離之前首位被擊中身亡者將近50年。職業冰球的冰球及全國運動汽車競賽協會舉行的賽事裏的賽車在比賽中係極具淺在危險性之拋射體。假如你在觀眾席被界外球擊中或冰上曲棍球的冰球擊中,誰要負擔你的醫療費及工作能力之損失? The answer, unfortunately, is you.很不幸,答案是你(亦即你自己要負擔醫療費用及所受的傷害、損害) “Assumed Risk” and your ticket:自承風險及你的賽票 Assumed risk falls into the category of liability that applies to the so-called “baseball rule,” that is implemented in both professional and amateur leagues. If you read the fine print on the back of your ticket to a sporting event, it usually outlines refund policies and rules regarding flash photography. This is also where you will find that statement of assumed risk, which is why the venue isn’t liable for your injuries. 「自承風險」落入適用所謂“棒球法則”責任歸屬之範疇,其在職業及業餘賽事都有適用。假如你閱讀你賽票背面小號字體印刷品,其通常會將補償方案及法則用以凸顯方式概略出來,你將會發現自承風險的聲明,這也是為何賽事場地對你所受之傷毋庸負責之理。 It is assumed, that when choosing to attend a sporting event, the spectator understands that flying objects may enter the seats. And it is the spectator’s responsibility to avoid them. 其已被自我承擔,當選擇觀看賽事時,觀眾意識到飛來物會進入觀眾席,同時觀眾有責任去迴避牠。 The exception:自承風險之例外: While most risks at sporting events are considered "inherent to the game," there are situations in which negligent circumstances would hold the stadium/venue liable for injuries. For example: If you were to fall due to a broken handrail or other forms of facility disrepair such as a damaged net or partition, one could find the ballpark negligent for improper maintenance of the grounds.   In other cases, dram shop laws (like “social host” law) can be applied if a patron is over-served alcohol by stadium concessions and causes an accident of some sort while intoxicated. Unfortunately for many, this baseball rule was adopted when the game was quite different. Things happen a lot faster on the field these days and the entertaining nature of the sport often creates more “sideshows” that distract fans from what is happening on the field. We are forced to assume a certain level of risk any time we attend a spectator sport. So even with nets and barriers to protect fans, the most you can do is to always be alert while watching a game.    

侵權相關律師專欄
【律師,我撞到他,但他無照駕駛!我可以主張過失相抵嗎?】

什麼是「過失相抵」?就是民法上所謂的「與有過失」! 什麼是「過失相抵」?就是民法上所謂的「與有過失」!   「與有過失」的規定在民法第217條   「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重大之損害原因,為債務人所不及知,而被害人不預促其注意或怠於避免或減少損害者,為與有過失。」   但您知道「與有過失」也要符合有「因果關係」的嗎?若您霧煞煞的話,沒關係!下面就用簡單的案例解說給您秒懂!       《案例》   因A駕駛大貨車,行車速度超過法定速限,竟未注意車前狀況的過失行為,直接撞擊到未成年人B,B未領有機車駕照卻騎乘機車,B人車倒地後,右大腿受有傷害。     《分析》   很多人的疑問,A當然要為其超速行駛,且未注意車前狀況的過失行為,負過失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但A能否抗辯B也有過失(因為B無照駕駛),所以雙方的過失相抵,以降低A的肇事責任,賠少一點錢給B呢?     答案是不行!     實務見解(最高法院92台上431號判決意旨參照)認為,本案的被害人B無照騎乘機車的行為與受傷結果的發生,兩者無相當因果關係,就不能認為有過失相抵原則的適用。   所以未成人年B無照騎乘機車,就算是違反交通法規的行為,但這項違規行為與本件車禍之發生,並沒有相當因果關係!單純沒有駕照,與車禍及受傷結果無關,所以不能作為過失相抵的因素。換句話說,就算今天B是有駕照而行駛在相同的時間、地點,他還是會被A撞到,所以認為B無照駕駛與受傷間是沒有因果關係的!   畢竟,駕駛技術,這跟是否有駕照,沒有關係(有人領駕照領了很多年,但開車技術還是.....XD)。除非能證明B在上路前自己也知道駕駛技術尚未成熟或不佳,導致有後續車禍的發生。因為重點就是:斟酌駕駛人本身的行為,去衡量駕駛人的行為,對於損害事故的發生,是否具有影響力!比方說,B是因為闖紅燈(或超越停止線),而遭到A驅車撞擊,此時,才是適用「過失相抵」的時機喔!     #今天有人問是不是有交通律師 #我這樣算是嗎 #處理車禍其實是一種專業 #只是不算是專科 #要請求損害賠償還是讓專業的來什麼是「過失相抵」?就是民法上所謂的「與有過失」!   「與有過失」的規定在民法第217條   「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重大之損害原因,為債務人所不及知,而被害人不預促其注意或怠於避免或減少損害者,為與有過失。」   但您知道「與有過失」也要符合有「因果關係」的嗎?若您霧煞煞的話,沒關係!下面就用簡單的案例解說給您秒懂!       《案例》   因A駕駛大貨車,行車速度超過法定速限,竟未注意車前狀況的過失行為,直接撞擊到未成年人B,B未領有機車駕照卻騎乘機車,B人車倒地後,右大腿受有傷害。     《分析》   很多人的疑問,A當然要為其超速行駛,且未注意車前狀況的過失行為,負過失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但A能否抗辯B也有過失(因為B無照駕駛),所以雙方的過失相抵,以降低A的肇事責任,賠少一點錢給B呢?     答案是不行!     實務見解(最高法院92台上431號判決意旨參照)認為,本案的被害人B無照騎乘機車的行為與受傷結果的發生,兩者無相當因果關係,就不能認為有過失相抵原則的適用。   所以未成人年B無照騎乘機車,就算是違反交通法規的行為,但這項違規行為與本件車禍之發生,並沒有相當因果關係!單純沒有駕照,與車禍及受傷結果無關,所以不能作為過失相抵的因素。換句話說,就算今天B是有駕照而行駛在相同的時間、地點,他還是會被A撞到,所以認為B無照駕駛與受傷間是沒有因果關係的!   畢竟,駕駛技術,這跟是否有駕照,沒有關係(有人領駕照領了很多年,但開車技術還是.....XD)。除非能證明B在上路前自己也知道駕駛技術尚未成熟或不佳,導致有後續車禍的發生。因為重點就是:斟酌駕駛人本身的行為,去衡量駕駛人的行為,對於損害事故的發生,是否具有影響力!比方說,B是因為闖紅燈(或超越停止線),而遭到A驅車撞擊,此時,才是適用「過失相抵」的時機喔!     #今天有人問是不是有交通律師 #我這樣算是嗎 #處理車禍其實是一種專業 #只是不算是專科 #要請求損害賠償還是讓專業的來   「與有過失」的規定在民法第217條   「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重大之損害原因,為債務人所不及知,而被害人不預促其注意或怠於避免或減少損害者,為與有過失。」   但您知道「與有過失」也要符合有「因果關係」的嗎?若您霧煞煞的話,沒關係!下面就用簡單的案例解說給您秒懂!       《案例》   因A駕駛大貨車,行車速度超過法定速限,竟未注意車前狀況的過失行為,直接撞擊到未成年人B,B未領有機車駕照卻騎乘機車,B人車倒地後,右大腿受有傷害。     《分析》   很多人的疑問,A當然要為其超速行駛,且未注意車前狀況的過失行為,負過失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但A能否抗辯B也有過失(因為B無照駕駛),所以雙方的過失相抵,以降低A的肇事責任,賠少一點錢給B呢?     答案是不行!     實務見解(最高法院92台上431號判決意旨參照)認為,本案的被害人B無照騎乘機車的行為與受傷結果的發生,兩者無相當因果關係,就不能認為有過失相抵原則的適用。   所以未成人年B無照騎乘機車,就算是違反交通法規的行為,但這項違規行為與本件車禍之發生,並沒有相當因果關係!單純沒有駕照,與車禍及受傷結果無關,所以不能作為過失相抵的因素。換句話說,就算今天B是有駕照而行駛在相同的時間、地點,他還是會被A撞到,所以認為B無照駕駛與受傷間是沒有因果關係的!   畢竟,駕駛技術,這跟是否有駕照,沒有關係(有人領駕照領了很多年,但開車技術還是.....XD)。除非能證明B在上路前自己也知道駕駛技術尚未成熟或不佳,導致有後續車禍的發生。因為重點就是:斟酌駕駛人本身的行為,去衡量駕駛人的行為,對於損害事故的發生,是否具有影響力!比方說,B是因為闖紅燈(或超越停止線),而遭到A驅車撞擊,此時,才是適用「過失相抵」的時機喔!     #今天有人問是不是有交通律師 #我這樣算是嗎 #處理車禍其實是一種專業 #只是不算是專科 #要請求損害賠償還是讓專業的來   「損害之發生或擴大,被害人與有過失者,法院得減輕賠償金額,或免除之。重大之損害原因,為債務人所不及知,而被害人不預促其注意或怠於避免或減少損害者,為與有過失。」   但您知道「與有過失」也要符合有「因果關係」的嗎?若您霧煞煞的話,沒關係!下面就用簡單的案例解說給您秒懂!       《案例》   因A駕駛大貨車,行車速度超過法定速限,竟未注意車前狀況的過失行為,直接撞擊到未成年人B,B未領有機車駕照卻騎乘機車,B人車倒地後,右大腿受有傷害。     《分析》   很多人的疑問,A當然要為其超速行駛,且未注意車前狀況的過失行為,負過失侵權行為損害賠償責任,但A能否抗辯B也有過失(因為B無照駕駛),所以雙方的過失相抵,以降低A的肇事責任,賠少一點錢給B呢?     答案是不行!     實務見解(最高法院92台上431號判決意旨參照)認為,本案的被害人B無照騎乘機車的行為與受傷結果的發生,兩者無相當因果關係,就不能認為有過失相抵原則的適用。   所以未成人年B無照騎乘機車,就算是違反交通法規的行為,但這項違規行為與本件車禍之發生,並沒有相當因果關係!單純沒有駕照,與車禍及受傷結果無關,所以不能作為過失相抵的因素。換句話說,就算今天B是有駕照而行駛在相同的時間、地點,他還是會被A撞到,所以認為B無照駕駛與受傷間是沒有因果關係的!   畢竟,駕駛技術,這跟是否有駕照,沒有關係(有人領駕照領了很多年,但開車技術還是.....XD)。除非能證明B在上路前自己也知道駕駛技術尚未成熟或不佳,導致有後續車禍的發生。因為重點就是:斟酌駕駛人本身的行為,去衡量駕駛人的行為,對於損害事故的發生,是否具有影響力!比方說,B是因為闖紅燈(或超越停止線),而遭到A驅車撞擊,此時,才是適用「過失相抵」的時機喔!     #今天有人問是不是有交通律師 #我這樣算是嗎 #處理車禍其實是一種專業 #只是不算是專科 #要請求損害賠償還是讓專業的來

給一星評價是否構成妨礙名譽

                                  給一星評價是否構成妨礙名譽                                            陳偉倫律師 一、 案例事實     據日前新聞報導,曾有網友在「七張米粉湯」的Google評價中給「一顆星」,但原因竟是「隔壁的北新自助餐難吃,且說話口氣又差」。而此新聞一出後,一連串根本沒去過七張米粉湯的網友也陸續在下面給「一顆星」的評價。對於這種根本沒去消費而給「一顆星」評價的人,是否會構成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的侵權行為及刑法第310條之毀謗罪? 二、 法律分析     現在由於網路盛行,所以如果要去某餐廳吃飯,幾乎從Google都可以查到該餐廳的店名、地址、電話及營業時間,且比較特殊的是,還可以查到網友對該餐廳的評論及「星等評價」,另外,不只Google,其他網站(例如Facebook)也有相同之功能。     此種「星等評價」之功能,主要是讓曾經消費過的顧客,可以透過過往的消費經驗,來表達他對店家的食物、服務態度及用餐環境等發表滿意程度,而這種評價往往涉及消費者個人的主觀感受,所以即使店家所供應之服務內容相同,但不同消費者間可能還是會作出不同之「星等評價」,此等評價從憲法來看,應仍屬於言論自由之保障範疇。     惟有疑問的是,若是有人根本沒去該餐廳消費過,而隨意給他人「一顆星」的評價,會不會構成民法第184條第1項前段的侵權行為及刑法第310條之毀謗罪?實務上曾發生有人根本未曾去過某餐廳用餐,但卻留下不實的評論並給一顆星的評價,最後法官認為被告構成加重毀謗罪,判處拘役40天,民事的部分則構成侵權行為而侵害他人商譽權,判賠1萬元。     其中就給「一顆星」評價的部分,民事法院認為:「『星級』是現今社會上對於商業經營者就商品或服務品質之相當普遍評等方法之一,已成為一種表達等級的形容用語,雖然尚無固定之評等標準,但通常星級越高者,代表商業規模越大、設備越豪華、服務越優良,星級越低者,通常代表規模小、設備簡單、服務普通或不佳,也因此成為消費之一種消費參考指標。被告在系爭粉絲專頁給予原告『一顆星』之評價,雖辯稱亦屬個人言論自由範圍,但被告實際上並未至大江戶日本料理店消費,此為兩造不爭執之事實,此種屬於較低之貶抑性評價,有可能使未曾到過大江戶日本料理店之消費者個人上網搜尋瀏覽有關大江戶日本料理店之資訊時,因此貶抑性評等而受到負面影響,不願至該店消費。被告若曾至大江戶日本料理店消費,並非不能表達此種意見,但被告實際未曾至大江戶日本料理店消費,且係出於惡意,張貼有可能造成貶損原告商譽之『星級』評等,已屬不法,自不在言論自由保障之列,故被告此部分行為構成侵權行為。(參臺灣雲林地方法院107年度訴字第379號民事判決)。」 三、 結語     雖然對於店家的評論及「星等評價」受言論自由保障,惟若是根本未去過該店家消費就無緣無故給「一顆星」的低分,可能會讓欲來此店家用餐的顧客打退堂鼓,就筆者本身的經驗,我在找餐廳的時候,都會先看看Google的評論及「星等評價」,若負評太多或星等太低,我可能就不會選擇該餐廳。     像新聞報導中有許多沒去過七張米粉湯用餐的網友,給店家一顆星的評價,從實務上曾發生的案例來看,此種行為可能會有相關的民刑事責任。不過有趣的是,雖然有許多網友亂給一顆星評價,但因為也有許多網友幫忙「補血」而給五顆星的星等,所以在新聞發生後,它的整體評價還是高達4.6星等,店家也表示,因為生意沒受到影響,故不打算提告。     但筆者仍建議,雖然此種評論及星等評價受憲法保障,惟在評論的時候,還是應注意用詞,不要做無關的人身攻擊,且也不要留下不實的評論,若是根本未去過該店家消費,也不要亂留下低的星等評價,否則可能會有相關的民刑事責任。  

有紐澤西護欄也要小心,小談國家賠償!

  ▶️ 案例    如同「懸空護欄不可靠! 老翁扶紐澤西護欄墜落水圳身亡」-自由時報的報導。    詳細可參考『臺灣高等法院106年度重上國字第11號民事判決』    ▶️ 國家賠償制度     憲法第24條: 凡公務員違法侵害人民之自由或權利者,除依法律受懲戒外,應負刑事及民事責任。被害人民就其所受損害,並得依法律向國家請求賠償。    國家賠償法第2、3條: 公務員於執行職務行使公權力時,因故意或過失不法侵害人民自由或權利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公務員怠於執行職務,致人民自由或權利遭受損害者亦同。    公有公共設施因設置或管理有欠缺,致人民生命、身體或財產受損害者,國家應負損害賠償責任。    也就是說如果今天是因為公務員的不法行為或是公共設施有問題導致人民受有損害時,此時賠償主體如是行政機關的話就會適用國家賠償法。    ▶️ 提起國家賠償訴訟之前置程序    國家賠償法第10條:(書面協議先行) 依本法請求損害賠償時,應先以書面向賠償義務機關請求之。    也就是說在對行政機關提起國家賠償訴訟前,必須先以書面向行政機關表示請求,而行政機關若拒絕賠償或逾期協議時,受害人才能向法院提起國家賠償訴訟喔!!    ▶️ 時效    國家賠償法第8條: 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時起,因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損害發生時起,逾「五年」者亦同。      民法第197條: 因侵權行為所生之損害賠償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有侵權行為時起,逾「十年」者亦同。    這邊需要注意一下喔!國家賠償請求權的時效比一般民事侵權行為的時效有一點點不一樣喔!五年與十年的差異。  

▲蘇狀師談娛樂法(知名度之保護)

  The right of publicity is the right of every human being to control the commercial use of his or her identity. When that right is infringed, the individual’s publicity rights have been violated. The right of privacy is the right not have your name or likeness appropriated by another without your permission, your privacy intruded, your private information to be made public, and to not be placed in a false light. In California, damages can be pursued by an attorney for these infringements. 「公開權」係每個人可控制其身分被商業利用之權。當此權利被侵害,個人之公開拳擊被侵害。隱私權係一種未經你同意而挪用你的姓名或樣貌,同時將其暴露於公開場合。在加州,律師就此種侵權可尋求損害賠償金。其實個人公開權,人人皆有,亦即他人未經本人同意商業利用本人之樣貌、聲音、姓名、簽名,甚至與其身分有關之連結、聯想因子,亦即身分同一性之點,但因凡人部會因他人商業利用,即向利用者主張侵權請求給付酬金或損害賠償,反而希望他人多加利用以增加其知名度,故往往主張者非你我凡人,而係有「知名度」者;有知名度者之所以會在意他人商業利用上開連繫因子,係因為期已有知名度,該「知名度」通常係由其努力而得,故不許他人無透過任何付出,即可享受之,由此可理解「公開權」通常係名人才會主張,所以稱其為「名氣權」才比較貼切。

台灣燈具大廠遭賓士原廠控告侵權,賓士全勝,為什麼?

台灣汽車燈具大廠帝寶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專門生產汽車副廠頭燈,106年遭賓士原廠控告侵權, 一審智慧財產法院判決帝寶敗訴,需賠償賓士3000萬元,並禁止帝寶繼續生產賓士汽車副廠大燈, 這令許多台灣汽車副廠零件廠商人人自危,因為如果帝寶上訴後二審賓士仍然勝訴,將有可能會有許多國外汽車大廠跨海提告,控告台灣自製的汽車副廠零組件侵權, 以後台灣民眾將買不到便宜的副廠零件,將只能購買昂貴的原廠材料。 ---------------------------------------- 本件判決案號:智慧財產法院106年度民專訴字第34號民事判決 1、帝寶公司自行製造賓士E系列汽車之W212型頭燈,經過相關的專家證人的鑑定(如楊智傑教授、李素華教授等),上面並有標示「MADE IN TAIWAN」「DEPO」,顯然侵害賓士公司的專利權,因為賓士公司屬於系爭頭燈的設計專利權人,依照專利法第96條第1項至第3項及第142條第1項的規定,賓士對於侵害其專利權的帝寶公司,可以請求除去該侵害;有侵害疑慮的,可以請求防止帝寶繼續侵害。且賓士也可以向帝寶請求損害賠償。而賓士提起本件訴訟後,也可以要求帝寶銷毀製造這些頭燈的原料或器具以及半成品(法條依據為專利法第142條第1 項準用第96條第3 項)。 ---------------------------------------- (1)法官認為,帝寶製造的非美規頭燈,與賓士的專利圖式比對後,可以看得出兩者至少有六項共同特徵,整體看來,也十分相似,可以認定非美規產品,已經落入賓士的專利權範圍,而侵害賓士的專利。 ---------------------------------------- (2)被告雖然抗辯非美規產品與系爭專利存有至少七項的特徵差異,然而,被告所說的這些特徵不是存在產品的背面,就是在產品邊緣、角落的一些細微差異,普通消費者在選購此類產品時,其觸目所及的印象,應該幾乎不會注意到這些差異,而認為是不同設計的產品。 ---------------------------------------- (3)就美規頭燈部分,被告帝寶雖然主張美規頭燈與賓士的美規頭燈仍然有設計上的不同,但是在開庭時,帝寶是用「放大照片」的方式呈現他所製造的美規頭等與賓士的美規頭燈的不同之處,法官認為,其實並不容易看出來被告所說的上述美規產品特徵。而設計專利的侵權與否應該要以容易引起普通消費者注意的部位或特徵」為重點,像被告這樣以局部放大的方式來凸顯的特徵,並不能作為比對區別基礎。因此,被告這部分的抗辯,也無法採信。 ---------------------------------------- (4)帝寶也另外主張,賓士所設計的頭燈不具備「創作性」,應該不屬於所謂的「專利」,所以被告當然沒有侵害賓士的專利權的問題,但是這個說法並不被法官所採信,法官認為系爭專利相較於先前技藝具有創作性。 ---------------------------------------- (5)而帝寶則主張,賓士違反了「公平交易法」,帝寶主張,賓士拒絕授權給其他廠商來製造賓士的頭燈,造成了市場壟斷,因為只有賓士自己可以製造該款頭燈,其他廠商都不能生產,但是法院認為,賓士不具備市場獨佔的地位,當然沒有所謂的壟斷。 ---------------------------------------- 2、因帝寶公司已有侵害系爭專利行為,甚至在本案訴訟中自己說已經停止產製侵權產品,卻都還繼續生產銷售,本判決就此有清楚認定,所以可認為帝寶公司未來有可能繼續侵害的疑慮,而有以禁制令防止的必要(也就是禁止帝寶繼續製造這些台製頭燈)。 ---------------------------------------- 3、法院駁回了賓士要求帝寶登報道歉的請求:根據法院判決,原告並沒有說明此項請求的法律依據何在,也沒有舉證其名譽權有受到系爭產品如何的侵害。再審視原告提出其所購買用以進行侵權比對的系爭產品(賓士為了對帝寶提告,有向帝寶購買副廠大燈),大燈產品的外包裝完全是冠以被告的英文名稱(DEPO),並沒有冒充為原告產品的情形,應可認為原告並沒有任何名譽損害。因此,原告此部分的請求,實無依據及基礎,無法加以支持,應該予以駁回。 ---------------------------------------- 結論就是,法院認為帝寶燈具公司製造了賓士的副廠頭燈,侵害了賓士原廠的設計專利權,應該要賠償賓士原廠3000萬元,並且停止繼續製造該款頭燈,也要銷毀製造頭燈的相關器具及正在製造的半成品,但是賓士要求帝寶登報道歉的請求則不被允許。 因為這個因素,台灣許多的汽車副廠製造商便變得十分恐慌,因為之後各國的汽車原廠有可能跨海對台灣的副廠提告,告贏了以後,台灣的廠商都不能再繼續生產副廠零件了,消費者以後也只能選購原廠零件,將沒有副廠零件可以繼續使用。 而本件帝寶已經上訴到二審了,將交由二審法官審理,預計於明年宣判,所以是否還有可能翻盤,仍有待觀察。 ---------------------------------------- 法條補充: 專利法第96條: (第一項)發明專利權人對於侵害其專利權者,得請求除去之。有侵害之虞者,得請求防止之。 (第二項)發明專利權人對於因故意或過失侵害其專利權者,得請求損害賠償。 (第三項)發明專利權人為第一項之請求時,對於侵害專利權之物或從事侵害行為之原料或器具,得請求銷毀或為其他必要之處置。 (第四項)專屬被授權人在被授權範圍內,得為前三項之請求。但契約另有約定者,從其約定。 (第五項)發明人之姓名表示權受侵害時,得請求表示發明人之姓名或為其他回復名譽之必要處分。 (第六項)第二項及前項所定之請求權,自請求權人知有損害及賠償義務人時起,二年間不行使而消滅;自行為時起,逾十年者,亦同。